追蹤
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8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桃龍】情奔

明明是銀白色的下雪天,外頭的人們卻不少,有些是圍觀的,但更多人是拿著照相機的。
 
 
記者。
 
 
突然,身體一暖,他被抱進了一個寬大的懷抱裡。
 
「…阿武。」
「那些人還在?」
「嗯。」
 
靠著半掩的窗簾,兩人的親密舉動才沒落進外頭人們的眼裡,不然又要再上新聞頭條了。
 
雖然現在滿報紙都是他們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
 
「這些人真煩!」被追纏了許久,桃城的語氣有些火。「他們到底想怎樣?那女的又沒死,而且問題也不是出在你身上,幹什麼老這樣折磨你!」
 
他好心疼,心疼戀人被他們說得這麼不堪、心疼戀人要這樣沒日沒夜的給他們傷害,他只是心疼。
 
越前雙眸黯淡著,什麼也沒說。
 
家中的電話線早拔了,手機幾乎也呈現完全的拒接狀態,網球場更不用說,根本去不了。
本來是溫暖的家,如今卻像是一個昏暗的牢籠。
如果不是還有桃城,他是不是會瘋掉?
 
「吶。」
「嗯?」
 
兩人的嘴唇輕碰,彼此的擔憂心疼都盡在不言中。
 
「抱我,我想要。」
 
紫眸裡有驚訝,但桃城沒有拒絕。
 
兩人相擁,以吻用力的鎖住對方,就這麼跌跌撞撞的走進臥房。
 
 

 
 
事情的發生是令人始料未及的。
 
『如果你不接受我,我就死給你看!!』
 
吼出這句話的人,是近日對越前龍馬獻殷勤獻得極勤的美麗女星──藤原嵐。
 
當時的情況是在記者會上,越前龍馬的記者會。
 
開那個記者會的情況,一方面是要公開近日越前的網球比賽動向、同時更是要澄清與女星藤原之間的緋聞糾葛。
誰也沒想到藤原嵐本人會在這時突然衝進來,並手持美工刀對他大吼。
 
其實,在這之前,越前就已經被藤原這樣的態度弄得不勝其擾,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導致他一時怒氣,對她冷冷拋下一句。
 
『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情,死不死是妳的問題。我不想跟妳在一起、也沒跟妳在一起過。』
 
眾人嘩然、觀眾愕然、藤原也整個傻了。
然後,在下一秒,她做了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事情。
 
她將手中那鋒利無比的美工刀,用力狠狠的對準那白嫩的手腕一劃。
 
在場的混亂可想而知。
忙著叫救護車、忙著替藤原壓傷口、忙著驅趕紛亂人群。
沒有人注意到越前的臉色是多麼蒼白難看。
 
『龍馬!』
 
當時,第一個衝到越前身邊的人是桃城武。
 
他緊扣著越前的手,緊攬著越前的身體,即使人群眾多,他卻說什麼也不肯放開。
 
『走,我們去醫院,這種情況就一定得跟著,不然一定會出事的!』
 
如果不是桃城,越前恐怕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吧。
 
之後,藤原嵐自殺未遂,她被醫院救活了過來。
清醒後的她嚶嚶泣訴,可憐無助的模樣令人心疼。
 
流淚的人向來佔優勢,這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越前馬上成了眾矢之的。
 
雪上加霜的是,在眾多新聞媒體鍥而不捨的追查下,還有藤原的蓄意報復下,他與桃城的戀人關係立刻被踢爆。
 
誰會想到,那個有「網球界的王子」之稱的越前龍馬,原來是個同性戀?
 
住處外的人群不曾少過,指責、鼓勵或者鬧場的電話也沒停過,報紙電視上的討論更是天天上演。雪球越滾越大、新聞越來越多,提高了藤原的人氣、報紙的收視率,同時也傷害到了桃城與越前。
 
越前不是那種會被謠言傷到的人,他甚至可以隨便他們說,只要還有網球、還有桃城,他就什麼也無所謂。
但是現在,別說出去打網球了,就連出去走走都會被跟拍、被堵路。
外界不明所以的對他與桃城之間的感情加以撻伐,讓越前的精神狀況一天天的瀕臨臨界點。
直到某天,他終於爆發了。
 
 
『你們要怪,不會怪我一個人嗎!不要牽扯到阿武身上,聽懂了沒,你們聽懂了沒!!』
 
在某次媒體的追蹤下,桃城意外受了點傷,看見桃城流血,越前一個崩潰,所有的冷靜自制理性全體瓦解,對著在場的每一個攝影機、每一張臉吼過去。
 
那時桃城的反應是將越前緊攬入懷,用他的感情他的懷抱他的身體去抵擋住那些閃個不停的鎂光燈,硬是撐起了受傷的腳,想盡辦法把越前從那群豺狼虎豹中帶出來。
 
那天後,他們的新聞更是天天上報,而他們也不再出門,所有的民生必需都由公司、好友打理。
 
現在,事情還沒有過。
他們兩個人形同幽禁。
 
 

 
 
「龍馬,還好嗎?」
「嗯…沒事……」
 
溫柔替懷中蜷縮的人拭去眼邊淚水,那是激情快感後的產物。
同時,也是對最近壓力的宣洩。
 
好心疼這樣的戀人,桃城環抱的手緊了一緊。
 
「阿武,你的腳……」
「那點小傷,早就好了。」親吻著那墨綠髮梢。
「…那才不是小傷……」
 
 
當時他有看到,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攝影師用力一撞,桃城的右腳就這麼多了一條口子。
那道傷好長好深,血不斷汩汨汨的冒,在他國一時一次劃破眼皮的意外後,他還不曉得血是可以這樣流的。
 
當時他對媒體們吼什麼,他想不起來了,但是卻記得桃城硬是撐起受傷的腳,用力的緊緊的抱住他,低聲告訴他:『我沒事、龍馬,我真的沒事……』
 
那時,他幾乎要崩潰。
 
他不在乎自己被毀謗,但是卻無法不在乎桃城被自己牽連。
 
這是一向淡漠的越前龍馬,唯一的弱點。
 
 
「…龍馬,我們離開吧。」
「!」
感覺到懷中的人輕微的掙扎起來,桃城只是一個使力,把他緊鎖在懷裡。「龍馬,聽我說。」
不同於少年時期的毛躁,那語氣很沉穩,安撫下了越前突來的激動。
「我們離開這裡,不是我厭煩,真的。我也知道你一直都沒有說要離開是因為我,我沒關係的!我擔心的是你…再這樣下去你會受不了的!」
越前無言。
 
桃城說的是實話,他是真的受不了了。
說是逃避也好,但他好累。
真的真的,好累。
 
「…可是,去哪?」現在全日本大概都對他們的事情耳熟能詳。
「去國外,例如美國。」輕笑著。「那是你的家,我們可以回去那。」
 
去美國,說的很簡單,對桃城的割捨卻是多麼重大。
日本有他的家、他的朋友,但為了越前,他願意放下。
 
對此,越前是知道的,所以才不曾提起。
 
「怎麼樣?」
 
為什麼他要這麼為自己著想?
嚥回眼淚,逼著自己找回堅強,越前抬頭,對桃城露出一抹輕淡的微笑。
 
「好,去美國。」
 
 
 
當晚,他們快速的收拾了下行李,打幾通電話聯絡一些信得過的人後,兩人連夜秘密衝去機場。
悄悄的坐上友人安排好的飛機後,兩人就這麼飛離日本國度。
 
 
當日本大眾知曉這件事時,已經是他們離開第五天以後的事了。
 
 
 
過了不知多久,在日本電視報導的美國網球比賽直播上,再度出現越前龍馬在網球場上活耀的身影,還有已公開的伴侶──桃城武在場邊的守候。
 
而越前在球場的表現,比以往在日本時,更為耀眼。
 
 
 
 
【END】
 
 
 
 
 
 
可以說是被七先生死後的眾多事件衝擊下的產物(笑)
老實說,我覺得夏禕也真是夠倒楣了…倪先生,您留下的攤子還真大= ="bb
所以在想,如果越前遇上這事~~不知道會怎樣?
以他的個性,可能一開始會冷然以對,但一扯上桃城就全面失控吧?
Momo…越前可是很愛你的呀,要好好保護他喔……=W=
然後文就出來了(踹飛)
 
其實這篇文我也打到有點想哭(笑)
所以當我打到越前和桃城去了美國時,真有種快感ˇ(炸飛)
日本媒體被我打成壞人了(汗)我是以台灣媒體的現況來做基礎然後誇飾了一點點…(還是很多點?[踹])總之,日本那邊有沒有這樣我是不知道的,如果沒有的話就看看就算了ˇ(毆)
…對不起我知道我這發言很不負責,不要打我~~~~~(逃)
 
最後,沒啥意義的發言。
藤原嵐是掰的,如有雷同絕對絕對是巧合(笑)
 
偷偷講一句:
夏禕加油!不要被打倒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