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08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乾海】【畢業賀文+乾的生日賀文】畢業

    距離畢業的時間,還有六天、一百四十四個小時、八千六百四十分鐘、五十一萬八千四百秒。   在腦袋換算完這些其實沒什麼意義的數字後,乾心底感覺有些惆悵。   畢業…是嗎?   其實對他們而言應該是沒差的。   通常,沒有意外的話,照理來說應該是將近75%的學生會直升青春學園高中部,所以畢業典禮通常沒有太多傷感,而是真真正正的在慶祝。 慶祝從青澀的國中階段,正式步入了該學習成熟的高中時期。   但是仍舊有人是例外,可能是他們沒達到直升標準、或者是家庭因素、也可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 不論是哪個原因,他們終究是沒辦法留在這裡了。     那是畢業裡面,唯一摻雜著些許傷感的痕跡。     『社長不唸青春學園高中部嗎?』 『…嗯,是不唸了。』 『那要去哪呢?』 『九州,方便復健。』     『不二,你也不唸啊?!』 『呵呵~~是啊,想換個地方。』 『…不二,為什麼你的學校好像就在手塚學校附近……?』 『哈哈,是巧合喔!』     『河村學長要繼承壽司店?』 『啊,是啊,不過我和家人商量好了,至少唸完高中!所以你們還是看的到我的啦!』 『喔!那太好了!原本還想說怎麼這麼多人都要離開呢!』 『啊哈哈,我還是會讀完高中的啦,不過還會不會參加網球社就不敢確定了……』 『嗄──!』     河村、菊丸和大石已經確定要留在青春學園高中部了,啊,還有自己。 但是卻有兩名、或許三名,將不會再與自己並肩作戰。   揉揉眉間,乾突然覺得好累。     不論是手塚、不二,還是河村,都是自己相處多時的好友、老戰友。 彼此之間的友誼與信任,並不是一天兩天的相處就可以累積而來的。 明知道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明知道這就是人生,乾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失望。   不知為何,自己就是覺得…被背叛,或者該說,被留下。     「乾~~~~」   門口傳來興奮的叫喊,乾微微偏過頭。   目前,三年級可能是全校最忙、卻也最閒的年級吧? 由菊丸現在出現的時間就可以看的出來了。   推推眼鏡。「…菊丸,現在是上課時間。」他突然覺得自己像極了那個冰山好友。 「反正都停課了啊~~」聳聳肩,然後菊丸乾脆不客氣的自行進入教室。   這樣的情況在每班是司空見慣,乾的同學當然不會特別注意。   「你要幹嘛?」 「我想說啊,手塚、不二他們以後都不念青學了,河村以後也可能不參加網球社,那我們要不要準備個什麼歡送會啊你覺得?」 「…大石在忙?」不然菊丸絕對不敢單獨來找自己。 「是啊,忙著和手塚討論畢典的事。」不太高興的嘟嘴。「不然我現在一定是拖著大石來找你了嘛!明知故問……」   畢典的事? 也對啊,還剩下最後六天,應該是在做最後確認了吧?   「喂!乾!你的答案是怎樣嘛!」 「歡送會,是嗎?」眼鏡習慣性閃出逆光。「可以啊,我可以幫忙。」 「喔!那太──」歡呼聲還沒發完,就聽見一句惡魔的低語。 「這樣也好,我最近新開發的蔬菜汁就有機會在離校前亮相了……」   不出三秒,菊丸已經不見人影。   「哼哼…跑的真快……」   陰笑沒一會就消失了。   是啊,歡送會。 是該歡送的。   但是…要他和這些好友說再見,好困難。     自嘲的苦笑,平常不像個十五歲少年,現在卻像個小孩這樣無理取鬧、多愁善感。   果然,是畢業氣氛害的吧?   心情有那麼一些,低落。     突然,腦海裡浮現了一個人影,總愛帶著頭巾、板著一張臉,但是實際上的性情卻是那麼溫和善良的人。   …之前很忙,幾乎沒怎麼沒見到他。 也該回去看看了。   抿唇,乾微微一笑,決定待會回去那久違的網球社,好好看看那新上任的副社長。     *     「喂喂,不能因為三年級學長們不在就鬆懈啊!這樣是不行的、不行的喔!」笑的比陽光還燦爛,但是設下的懲罰卻繼承了上一任社長的殘忍。「荒井、源古,跑操場三十圈吧!」   原本打算要打混的兩個二年級社員立刻全身僵硬,苦了一張臉。   「欸欸,桃城,幹嘛這樣,好歹大家是同年級……」   原本想套交情的話突然被一聲蛇嘶聲截斷。   「嘶~~四十圈,你們去不去?」 「嗚哇!去、我們馬上去!!」   狂奔,誰也不敢回頭看向一臉陰黑的新副社長。   「啊哈哈,海堂啊,又麻煩你了!」 「嘶…老是嘻皮笑臉,怎麼當社長……」   挑眉,對於海堂的話桃城一向有毛病可挑,更何況這句擺明了就是要吵架?   「…是啦是啦,我嘻皮笑臉人太好,哪像某人的臉看起來就像壞人一樣,比較起來當然是某人有威脅性啦!」 「…你說誰?」 「誰答腔我就說誰囉~~」 「…你欠揍!!」   只見海堂盛怒之下,揪緊了桃城的領子,右手正準備往那他永遠看不順眼的臉揮上去時……   「『社長』、『副社長』。」一道冷冷的嗓音傳來。「請問你們是要打架嗎?」   是越前,一對貓般的綠褐色大眼此時正傳出警告的神色。   桃城海堂這才想起,他們兩個人已經是網球社幹部了,不應該這麼失態。   「啊哈哈,當然不是當然不是。海堂剛才只是想幫我…整理一下領子,對吧海堂?」雖然是笑著這麼說,但紫眸內的挑釁味十足。 「…是啊,社長,作為社長應該要有最基本的服‧裝‧儀‧容…希望你能‧做‧到!」很用力替桃城「整理」一下領子後,海堂還狠狠在桃城胸口「拍」幾下。   彼此之間暗藏的火藥幾乎瀕臨爆點。     乾一來,就看到了這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不禁莞爾。   果然啊,這兩人,不管處於什麼身分、什麼職位,一直都無法和睦相處。 看來以後的男子網球部,會熱鬧很久了。     懶的再理那兩個笨蛋,越前轉開視線,意外的看見那高大熟悉的身影、還有正字標記的逆光眼鏡。   「乾學長?」   一句稱呼立刻讓視線廝殺的兩人停戰,同時錯愕的看過來。   「欸?乾學長?!」 「…學長?」   「你們兩個看起來火氣不小。」招牌笑容揚起,恍若七月雪那般駭人。「要不要喝點乾汁?保證消火呢……」   怔愣、互覷,然後恐懼至極的搖頭。   「不、不用了……」 「我…我不需要……」   果不其然,這招永遠有用。     越前輕嘆了口氣,看來他得向乾學長要一些乾汁配方,否則他真的很擔心桃城以後會不會常去找海堂麻煩,搞的兩個人又打起來……   怎麼說兩人都是社長、副社長,罰自己跑圈實在是有點可笑吧? 哼,果然還有的學!   啊,不過這個不是現在的重點……     「阿武…呃,桃學長。」對於剛在公共場合把戀人名諱脫口而出的舉動,越前有些尷尬的摸摸帽簷。「要不要和我打一場?」 剛才的火氣隨即消失。「喔,好啊,走吧!」換上的是一臉寵溺微笑。   粉紅色的光芒,好像有點刺眼?   不過在場的另外兩人早已習以為常,他們只是看著這兩人走向某一空的網球場,路程中還可見到桃城不時摸一下越前頭髮、捏一下越前臉頰……   那傢伙吃起豆腐還真是光明正大不掩飾……   身為副社,海堂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和越前商量一下,擬定一個什麼「禁慾守則」,好讓那個行事橫衝直撞的笨蛋社長不要在公共場合調情,擾亂軍心?   突來的責任感,讓海堂一時遺忘了,一個他不該忽略的人的存在。 好笑的看著那認真的人,乾決定提醒海堂一下,好顯示自己的存在。     「海堂。」 「…啊,對不起,學長。」   歉然的看著乾,本來板著的表情也柔和許多。   「你怎麼有空來?」 「我直升確定了,所以現在很閒。」   仔細想想,是了,之前一段時間,所有國三生都忙翻了天,就為了申請直升的手續。 不過因為青學直升並不會特別困難,如果功課不錯的話通常都很順利,所以很少有人特別宣揚。   「恭喜了。」 「嗯,謝謝。」 「那,你今天來是……?」 「…突然蠻懷念的,想在畢業前來看看。」   雖然說國中部與高中部只隔了一面牆,但這麼一面牆,卻好像將很多事情劃分了。 至於被劃分什麼,乾不曉得;他只是想在自己畢業前,好好回味罷了。   「海堂,你很忙嗎?」 「不會,剛考完試也沒什麼事情要做。」 「副社長職位呢?」 「除了收拾爛桃子的爛攤子外,沒什麼要做的。」 乾微笑,伸手輕勾起海堂的手。「那,陪我走走,好嗎?」   對於乾的動作產生暫時當機狀態,一時之間,海堂只是任由臉上熱流奔竄。   好半晌後,他才訥訥的回答:「好。」     *     走了一段路,遠離網球社、避開人群,還在上課的時間讓校園顯得安靜。   「薰,現在可以這樣叫了嗎?」 「…嗯。」   看向不好意思的戀人,乾的嘴角再度揚起。   他的戀人呵,唯一的,也是最彆扭、最可愛的堅持,就是不許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叫他的名字。   『那、那樣子,很奇怪……』   當時海堂臉紅著擠出這句話,讓乾當場一愣,隨後大笑出聲。 海堂真的很容易害羞。 而他好喜歡那樣的他。   「我們現在要去哪?」 「嗯…就到處走走吧,可以陪我逛逛校園嗎?」 「…都被你拉來了,還能說不嗎?」   笑容角度拉高。   「當然不行。」   手握的更緊,似乎真怕海堂後悔掉頭就走。 海堂也就這麼任由他握,唯獨微紅的臉頰洩露出當事人的害羞指數。   不過,尷尬歸尷尬、害羞歸害羞,海堂並沒漏掉乾不太平常的反應。   像現在,雖然兩人的手已經是緊緊相握,但乾似乎還覺得不夠緊,力道開始有些過度,讓海堂的手有些疼。 還有,因為乾那破百八的身高,導致他腳也長的令人可恨,但他從來不曾走的像現在這樣快,讓矮了他將近十一公分的海堂追的有些辛苦。 不過,真正令海堂有些憂心的是乾的背影。   感覺,有些傷感。   「學長。」   海堂輕喊了聲,但乾沒有聽見。   「學長。」   聲調微微提高,但乾卻是一個勁的走著,還是沒有聽見。   海堂無奈,音調不自覺的放柔了下來。   「…貞治。」   乾猛地停下腳步。 停的好突然,突然的讓海堂差些撞上他的肩頭。   「…薰,你覺得我畢業後,會怎麼樣?」   說這句話的時候,乾是背對著海堂的,但是握著海堂的手卻沒有放開,一直沒有。   「…上青學高中部,加入高中部男子網球社。」風在吹,有點強,海堂瞇起眼。「用數據網球打敗許多人、發明更恐怖的處罰茶、設計累死人的訓練、到處打聽網球強校、持續努力讓自己變強,但在功課上卻毫不馬虎,出類拔萃。」 「…果然呢,薰真的很了解我。」   聲音低低的,在笑、卻也像在自嘲。   「上了高中,大概也的確會這樣吧,就像現在、以前,在國中部做的事情。」 「貞治……」 「但是這麼做還有沒有意義呢?手塚不在、不二也不在、河村也不一定會加入網球社,只剩下我、大石跟菊丸。」 「……」 「大家有夢想、有原因,我可以理解…可是,他們走的,好遠啊……」   手塚,他還沒打敗他;不二,他還沒收集到他的正確資料;河村,他還不能懂為什麼只要他一拿球拍就能判若兩人。   更重要的是,他們是朋友。   至少,相處了兩、三年,共同作戰、共同比賽的老戰友、好朋友。   畢業劃分了年齡、劃分了年級,是不是也劃分了感情呢?   數據顯示不出來的,乾不知道。     海堂的手疼的發麻,但他沒有掙扎。 他可以從那過大的力道裡,感覺到乾的激動。   誰說乾是網球社裡最冷靜的數據狂?   終究也不過只是十五歲的男孩罷了。 和自己一樣,都只是十幾歲的人。   對友情會期待、對朋友會重視、對分離會難過。   對畢業,會感傷。   輕輕往前走了幾步,海堂側頭,輕抵上那寬大的背脊。   乾震了一震。   「我還沒說完。」有些小聲,有些模糊,海堂微微扭動有些麻痛的手指,在乾的掌心輕畫。「就算你升上高中部,你都放心不下我們;或許有時你會翻牆過來,帶著新研發的乾汁過來找白老鼠,也或者突然心血來潮,給我們一些詳細的外校資料;就算和手塚社長、不二學長不同學校,或是和河村學長不同社團,但你仍會關心他們的近況,甚至習慣性的替他們做出數據,然後根據那些數據來關心他們。而且……」   難得說這麼多話,海堂似乎有些不習慣的停頓一下緩緩氣,嘴角浮起淺淺的笑容。   「即使你升上高中部,你還是會關心我的身體狀況、替我整理最好的訓練數據,每天放學,照舊會等我、纏我,對嗎?」     他肯定,因為乾的重感情、因為乾對朋友的重視,還有乾…喜歡自己。 所以他肯定、而且非常肯定。     沉默許久後,海堂才從他貼著的背脊那,聽見一陣有些壓抑的低沉笑聲。   「…對。」   隔著背,聲音聽起來有些大、又有些模糊,就像在共鳴。     他怎麼會因此煩惱呢?   畢業只是一個過程,並不會劃分什麼。 感情,更是不可能劃分的了的。   只要他想,他還是能和手塚連絡,有手塚的話不二一定也跑不掉,河村與自己同校、同社區,比起手塚不二更是好找的多。   大家的感情,兩三年的共同相處,的的確確是不可能如此容易被抹煞。 而他與海堂,更不用說,是他一輩子一輩子都不想劃分的牽絆。   他怎麼會煩惱這個早已有答案的問題呢?     乾突然轉過身,緊抱住因他這動作而差些摔跤的海堂。   「謝謝你,薰。」 「…不、不用客氣……」臉猛地又燒了起來,剛才做出親密舉動的勇氣不知道都跑了哪去。在被抱住許久後,海堂才結結巴巴開口:「那、那個…貞治,可不可以放開我……」 「當然……」邪笑。「不可以!」 「咦?貞治,你…嗚唔───‧‧」   低下頭,乾輕輕囓咬著海堂的唇瓣,那唇是柔軟的,令人無可自拔的,乾也就毫不客氣的享用那美食。 力道雖然溫柔雖然甜蜜,兩人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海堂仍然青澀,回應的匆忙。     這、這、這傢伙!剛才不是還在消沉的嘛!為什麼突然就、突然就……   下次、再也不要管他了啦!讓他消沉死算了……     這是海堂在被吻去理智前,最後一個想法。       ※       「喔耶──畢業啦!!!」   在畢業生代表手塚致詞完畢後,菊丸立即毫不浪費一點時間的跳起,揮舞著手中的畢業證書,大聲歡呼。   大家忍不住因為他的舉動而笑場,唯獨台上帝王仍舊冷著一張臉,不慌不忙的將臉湊近麥克風,一字一句的說著:   「菊丸英二,待會畢業典禮結束,跑操場五十圈。」   「啊?!手塚你好過份喔!!」   全場笑的更厲害了。     是啊,畢業了。 終於畢業了。   不論是直升、或者是另考,大家都要往自己的未來穩穩的走下去了。     …不過,在繼續往未來前進前,還有一關得過哪!   「學、學長!請給我你的鈕釦吧!」 「如果妳不討厭的話,可不可以給我妳的領巾……?」   是的,所謂的日本畢業傳統──和自己心儀已久的男生要鈕釦、或者和仰慕的女孩要領巾。   想也知道,一向廣受歡迎的男子網球部馬上被眾多女性設為目標,到處搜尋。   「手塚學長、手塚學長~~~~」 「不二呢?不二周助在哪裡!」 「菊丸!菊丸咧?他怎麼跑掉了!!」 「有沒有人看見乾學長?」 「阿隆學長~~你在哪裡啊~~」 「大石和菊丸呢?為什麼都找不到啊!」   可能是早就料到了吧?所以畢業典禮一結束,所有網球部的人就全部消失了! 任憑大眾千呼萬喚,就是死也不出來!   「開什麼玩笑!誰要出去給你們扒衣服啊!」   揮汗,菊丸心驚膽跳的瞪著下方人潮,如果不是老師們特別准許,讓他們典禮後暫時躲在活動中心樓上的小房間,否則他們現在早給扒個精光了吧?   「下面好激動喔……」被拉上來的河村,觀賞下頭「風景」,首次覺得原來真有人能比自己的燃燒狀態可怕。 「唉呀呀,這是我第三十六次聽見有人在叫手塚了耶!」眉眼彎彎,不二笑的好開心。「國光,你好受歡迎呢!」 無奈微笑,手塚輕輕撫摸那淺棕色髮絲。「…三十五次,周助,彼此彼此。」 「啊!大石快點快點!在我們被發現被扒光前,把你的第二顆鈕釦給我!」 「好好好…我給你我給你,欸欸英二你不要用扯的、哎啊你不要硬拉,布會壞啊英二……」 「對喔,國光!第二顆鈕釦!」輕柔笑開,不二伸手,就像是在討糖果似的。 而手塚也相當乾脆的拔下那心之所繫的代表,鄭重放在不二手上,並自行伸手將不二藏在胸前口袋的鈕釦取出。   那是不二的第二顆鈕釦,細心剪下放在左胸前的口袋裡,為了手塚而保存。   「唉呀?你怎麼知道放那裡?」 「因為那裡更靠近心臟。」輕握住不二的手。「以後,請多指教。」 「呵呵!」   看看眼前兩對,乾想起了自家彆扭的情人,伸手壓住胸前鈕釦,輕笑。     「欸!學長!我來接你們囉!」 「啊啊!阿桃!等你很久了!」 「哇塞,外面人好多…」拉拉領子、抓抓袖子,桃城苦哈哈的笑著。「這還真的是很激烈、很激烈哪!」 「欸?小不點沒來?」 「他討厭人多,寧願幫忙佈置。」   佈置?   除了講話的桃城與菊丸,其餘人等都以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們。   乾想了想,明白了。 大概就是菊丸之前說的,那個歡送手塚、不二的歡送會吧?   「那現在走?」 「嗯,不過你們還是小心點啊!最重要的鈕釦可別掉了!」 「嘿嘿~~我們早給人啦!也拿到自己想要的啦!」菊丸得意的將剛從大石身上拔下來的深色鈕釦秀給桃城看,大石只是笑笑,並將菊丸塞進他手裡的鈕釦慎重收好。 手塚不二也做出類似舉動,小心翼翼的將剛收到的鈕釦藏起來。 乾只是再度露出了一抹小小的笑容,伸手摸了摸胸前第二顆鈕釦。   「那,準備走囉?」   大家在確信自己最重要的鈕釦都已經確切保護好後,這才抱著必死的決心,跟在桃城後頭走了出去。     *     「天啊……」 「真是夠了……」 「…剛才好像有人差點摸走我褲子的鈕釦耶……」 「我不行了啦……」   在場的人除了還沒畢業的桃城,與無論何時都是冰山臉的手塚之外,其餘的人在好不容易擺脫人群後,都垮了一張臉。 大家的服裝在經過剛才那麼多人的又擠又摸又碰,早就亂的不成樣子。   什麼拔鈕釦,根本就是趁機亂摸兼偷吃豆腐……   「這樣我怎麼回家啦!」菊丸哀號著抓緊褲頭。他褲子的鈕釦不知道被哪個人給拔走了,幸好他動作快,不然嚇死老百姓! 「來,英二,用腰帶應該可以頂一會。」   「河村,你的第二顆鈕釦給拔走啦?」 「啊…嗯,一個學妹跟我要的。」害羞的搔搔臉,跟剛才中途嚇人的燃燒狀態判若兩人。   「唉呀,國光看起來好狼狽喔!」 「……」撥撥頭髮,他從來沒讓自己的儀表這麼亂過……   「幸好我們都事先先換了鈕釦,不然看他們這樣摸,不給搶光光才有鬼……欸?乾,你的鈕釦咧?」 低頭看看自己已經不成樣子的上衣。「…被拔光了。」 「欸!?全部嗎?!」 「你有看到倖存者嗎?」拉起自己的一邊衣角,讓菊丸看清楚衣服殘破的慘樣。 「哇塞…超慘……」 「菊丸學長,」走在前頭的桃城開口:「我們到社辦了。」 「喔!」   想起自己的計畫,菊丸立刻轉過身,相當興奮的與桃城並肩,站在社辦門口。   「嘿嘿!這個啊!是我要給大家的禮物喔!」菊丸笑的好開心、好期待。「請大家先閉上眼睛一會,我說可以張開時才可以張開喔!」 「你要幹嘛?」 「唉呀!反正就閉眼嘛!不可以偷看喔!」 「呵呵~~好像很好玩。」 「…不知道搞什麼。」 「唉呀,手塚社長、不二學長,」即使自己就是現任社長,桃城仍舊習慣這樣稱呼手塚。「你們就聽菊丸學長一次吧!大石學長、河村學長、乾學長也要閉喔!」   拗不過兩人,大家只好笑著閉上眼,聽著桃城和菊丸兩人手忙腳亂的開社辦大門,並且多了好幾隻手小心翼翼的將他們扶進去。   「…好了,我數到三喔!數到三就可以睜開眼睛了!」   「一──」   「二──」   「三!!」   當眾人睜開眼時,社辦明亮的光線有些刺眼。 一時之間還來不及看清楚任何東西,就只聽見一室巨響:   「恭喜學長們畢業了!!」   待眼睛適應光線後,大家驚訝的發現,社辦被裝飾的美輪美奐;只見牆上掛著大大的布條,恭喜著三年級網球社社員的畢業,同時也祝即將要念別間學校的手塚、不二可以學業順心。 牆壁上掛滿了球拍與照片,紀念他們所打過的每一場球賽。 而網球社所有的社員們早就在裡頭等候許久,每個人臉上都是笑容滿佈。   大家都傻了。 就連算的上是知內情的乾,也楞住了。   「嘿嘿!雖然有點趕,不過全社的人都卯足了勁來做,做的不錯吧!」菊丸笑的好得意。「當初就在想啊!大家畢業了,不慶祝怎麼可以呢!更何況手塚、不二要離開我們耶!更應該要歡送才可以啊!怎麼可以一場畢業典禮就算了呢?所以我在上禮拜就和阿桃、小不點、海堂還有全社的人開始準備,好好的佈置!你們看!做的不、不錯吧!」越說,聲音越卡,菊丸講到最後幾乎哽咽了。「我們、我們畢業了呢!要開心、要很開心!所以當然要慶祝對、對、對不……嗚哇~~不行了啦!我先哭完再開心,嗚啊啊~~~~」撲向眼眶泛紅的大石,菊丸很乾脆的放聲大哭。   不二吸了吸鼻子,對著手塚露出笑容。「英二真有心呢,對吧?」 「……」手塚只是點點頭,輕拍不二的肩膀,臉上的硬線條在此時也軟化了下來。   「學長!你們不要難過喔!」桃城撐著笑容,指向社辦中央。「你看!我們買了這個大蛋糕,就等著學長們快點來吃呢!大家一起吃蛋糕吧!」 「啊!對!蛋糕!」聽到蛋糕,菊丸不顧一臉淚水鼻涕,整個從大石的懷抱裡跳出來。「快快快!大家一起來吃蛋糕!蛋糕很好吃的喔!」   明明臉上淚痕未乾,笑容卻是那麼燦爛。   原本陷入感傷情緒的眾人也跟著笑了。   「好啊,我們來吃蛋糕吧!」 「喔喔!吃蛋糕了!」   只見社辦中央擺了一張大桌子,令人垂涎的大奶油蛋糕正擺放其上,上頭還畫著乾著名的手藝──蔬菜汁圖樣。   看到這個圖案,有些人已經「噗」的噴笑。   「今天是六月三號,剛好也是乾學長的生日!所以蛋糕花樣就用到他的蔬菜汁圖樣了,順便替乾學長過生日!畢竟大家好歹也都給乾學長的乾汁照顧過了嘛!」桃城熱心的解說著。「不過啊!口味可以放心,絕對可以吃!」   大家都爆笑出聲,替乾恭賀生日快樂的話語此起彼落。   乾也笑了,難得笑的開懷。     不過,原來今天是自己生日…因為和畢業當天重疊,連他自己都快忘了呢。   會記得的,大概也就只有那人了吧?   眼角搜尋到那抹熟悉身影,乾抿唇,緩緩移動著腳步,移到他的身旁。   海堂似乎早就猜到他會這麼做,他只是站在那邊,臉上帶有難得的微笑。 裏面深藏著的,是溫柔、深情、還有祝福。     「…謝謝你,薰。」 「恭喜畢業,還有…」臉色撲紅了下,海堂低語:「生日快樂,貞治。」   即使四周嘈雜,但海堂的祝福卻是清晰的、毫不遺漏的傳入乾的耳內。   他滿足的笑了。   再也不顧現在身處於多人社辦,乾一把拉過海堂,緊緊抱在懷裡。   「欸,你…人很多耶!你……」   突然,他感覺到手裡被塞了什麼。 低頭一看,一個深色鈕釦正靜靜躺在手心上,在燈光下微微發亮。   「回禮。」乾低頭,在海堂耳邊輕喃:「胸前第二顆鈕釦,代表我的感情,這是我的回禮,親愛的薰。」   直達心臟的撞擊,讓海堂一時說不出話,只能握緊手中鈕釦,把自己埋進乾的懷裡。 那是海堂第一次忘記自己身處在公眾場合,主動和乾依偎。       「龍馬,你不跟學長們說幾句話嗎?」   瞪了桃城一眼,越前對戀人在大眾面前叫自己名字的舉動似乎相當不滿? 只有粉紅色耳根透露出他真正的心情。   「…哼,你們還有的學呢。」   果然! 大家見怪不怪。   不過,越前下一句就讓大家驚訝了。   「不同校也好,我會期待在球場上遇到你們的,手塚社長、不二學長。到那時,我一定能打敗你們!」   狂妄的語氣,同時也是一種激勵。   不二睜開那對冰藍色眼眸,鬥氣十足。「好呀!我會期待的喔,越前!」 手塚微微瞇起眼,眼神和不二同樣充滿對這名學弟的期待。「…我會等待那一天。」轉身,手塚對著全社的每一個人開口。「我會期待,跟你們在球場上比賽的日子!」   「喔!!!」   士氣大增,眾社員鬥志可高昂的呢!     「手塚、不二。」 「…乾。」   拉著海堂,乾擠進了社辦中央,和兩位相處多時的好友面對面站著。   「…到時候,如果還需要我的數據跟乾汁,就跟我說吧。」牽著海堂的手,他對著那害羞低頭的戀人笑笑,隨後將視線轉到手塚與不二身上。「上高中後,我一定會加入網球社;我會不斷磨練我的網球、還有我的數據,球場見吧。」 「…知道了。」 「呵呵,我會想念你的蔬菜汁的,乾。」     三個人對視一笑。     「喔喔───我決定了!!果然參加社團還是要參加網球社才正點!!上高中後我還是要參加網球社的啦!!燃燒吧!!Burning────────!!!」 「嗚哇哇!!誰給河村學長球拍的啦!!快點來阻止他啊──────」   只見河村手裡拿著不知是從哪拆下來的球拍,呈現燃燒狀態,身旁的人則又尖叫又大喊著,甚至還有人差點拿剛開瓶的飲料來救火,其場面之混亂可以想見。   可是混亂的很快樂、很熱鬧。   沒有分離的傷感,只有恭賀畢業的快樂與祝福。   「喲呼──畢業啦畢業啦!!」菊丸的歡呼聲,似乎就這麼不斷的叫著、叫著,無法停下。「為畢業的我們乾杯!!為我們大家所有人所有網球社社員乾杯!!!!」   大家跟著舉杯,歡聲雷動。   「乾杯!!!恭喜畢業!!!!」       畢業了,終於。     未來,無論是直升或是另考,都必須要在未來這條路上,穩穩的走著。     大家,恭喜畢業!         【END】         上禮拜六的產物(笑),所以可以理解開頭那個倒數哪來的了吧XDDD 雖然說是乾海,但其實更偏向於畢業心情,而且其他配對都出現的很高興(笑) 可是又不能說是【全配對】,因為這篇本來就是給乾的生日禮物,而且他跟海堂的戲份比較多。 不過這是我首次讓桃龍插花比例比別對少…唔,誰叫他們兩個都還沒畢業=3=(毆)   說到畢業心情,是啊,今天就要畢業了呢。 雖然對於未來有些緊張,但也覺得期盼,對於即將揮別的高中,也有些捨不得。 不過我相信我們大家一定可以的>w< 三年6班的各位、要畢業的大家,恭喜!未來還是要繼續加油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