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08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涅彌】Debauchery

        樂音隆隆、杯觥交錯,在一片變幻妖豔的燈光下,人們緊貼著彼此,煽情且曖昧的舞動著。 無論是場上跳著舞的,還是場邊休息、搭訕、低語的,文字語句間似乎都不自覺的帶上喘息與氣音,撩撥彼此的感官與視聽。 私語、低笑、輕吻、愛撫,許許多多大膽且不欲人知的行徑在彼此間的眉梢眼底流過,那些看得見的、看不見的親暱,連空氣中都充滿了遐思。   坐在一旁倚著吧檯,彌子笑看人們並沉默的啜飲杯中瑪格莉特。 雖然這裡龍蛇混雜,但她並不討厭到這種地方,因為可以看到很多人、觀察到許多不同的言行舉止,以及那些暗藏的、隱喻的語言。 藉由人們的交談低語、還有肢體互動,她可以約略猜出哪些人已經成了彼此的獵物,哪些人已經決裂、又有哪些人正懷抱著孤獨與煩惱,只望在這裡可以遺忘一切。 輕咬著杯沿,總是清明堅定的眼眸在這樣的環境下也不免有些迷離,使她看起來既柔軟、又嫵媚。   幾位男性舉著酒杯走來,對她露出示好的笑容與飲酒邀約,但彌子只是抿唇微笑著搖搖頭,委婉且簡單的拒絕。 即使如此,這並沒有減少在場部分男性對她的注目,那些目光的意圖是如此淺顯易懂,讓彌子忍不住想笑。   好有趣。 真的很有趣呢,這個地方。   又是淺淺的一口啜飲,她想起某個男人,即使平日的穿著打扮似乎是個正派人士,實際上卻是個令人吐血的魔之帝王,那隱藏在偽裝下的邪氣與魔魅,也許和這樣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搭配?也許來了這裡也能讓他更了解一些人類?噢不,或許他會問自己為什麼大家都要這麼貼緊吧、還有那些「繁殖邀約」意味濃厚的碰觸撫摸又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裡她輕笑了起來。   突然,門口起了一陣騷動。   她聽見一些打扮的精緻漂亮的女孩們,正彼此竊竊私語。   「啊啊啊,好棒的男人……」 「好高、好帥喔,看起來似乎也很有地位耶?」 「哇啊,我們去和他聊聊吧,他看起來超棒的耶。」   嗯?   側過頭去,看見了一個高瘦的身影正緩慢的往自己這邊移動,明明人群擁擠,卻沒有妨礙到他的腳步與速度,是那麼穩定且直接的往自己走來。 俊俏的臉上帶有淡淡的笑容,也許是因為身處的地點,看起來和平日在外人前的無辜模樣不同,反到有些許他本身獨有的魔性氣息。   很多女孩的目光被他吸引,甚至也有一些比較大膽的人走上前去搭訕攀談,但在交談幾句後,不知怎地就帶著一些失望與意猶未盡的退回。     這時彌子才察覺,眼前這個男人究竟多麼有吸引力。     即使原形是可怕的、仿若鳥怪一般的魔界生物,但化作人形卻可算是帥氣俊俏,雖然本性暴力殘虐,仍掩不了那聰明腦袋及氣質談吐。   是呢,以人類的眼光來看,他是個多麼有魅力的對象。     從高中就待在他身邊的自己,不知不覺中好像就理所當然地認定了「在他身邊陪伴」這件事情,就算現在兩人之間已經親暱的超越以往界線,卻很少有什麼特別的遐想,例如覺得他很帥之類的。   但是現在,就像是從自己本來的角色抽離一樣,旁觀著看著這個男人…… 真的,很帥呢。     「蛆蟲,俺還以為妳上了哪,原來在這。」   ……不開口會更好吧,特別是面對自己的時候。彌子輕笑。   「只是來喝點東西放鬆…你要喝嗎?」輕輕揮了揮酒杯,杯中仍殘留著幾口份量。 涅羅的眼睛微微瞇起,這使在一旁觀看的人們都微微抽了一口氣。 「……俺餓了。」 「喔,這樣啊。」收回酒杯一飲而盡,有點嗆咳。「咳咳…那,走吧,哪裡有謎嗎?」   涅羅沒有回答。 他只是盯著彌子,盯的死緊。   身為魔人,即使不擅長解讀人類的情感,仍能感覺到許多目光不斷的飄飛而來,一部分是停留在自己身上,另一部分則是停留在彌子身上。   那些目光中的含意,與食慾類似卻又不同,這使他覺得不舒服、也很不滿。 有領地被侵犯、所有物被隨意碰觸的淺淺怒意,還有某種難以言喻的──糾結感。   「……俺的東西也敢覬覦……」 「啊?」   還來不及聽清對方的話,脖子就感到一陣過猛的拉力,下一秒彌子就覺得自己的臉被人整個拉高,連腳尖都快踏不到地。     接著,就是覆蓋在唇上的疼痛,還有幾乎把氣息完全掠奪的壓制。     經過前幾次的親吻,涅羅已經可以控制唾液的酸鹼值,不至於像他們第一次接吻就得送醫那樣慘烈,但是他的索吻方式依舊粗暴得讓人難以招架,就像是在撕咬獵物的獸。 而彌子就是那被撕咬的獵物,只能在利齒下作最低限度的掙扎,讓自己解脫得乾淨痛快俐落一點。     但今天的魔人,有點不一樣。   親吻還是粗魯得嚇人,但是卻多了煽情的氣息,唇舌那瘋狂的糾纏與追逐讓旁人看了不禁臉紅心跳,越來越一面倒的壓制也讓人不知該把眼睛放在哪裡,而幾乎整個被壓在吧檯上的彌子則伸手攬上涅羅的頸項,熱切的回應著。 那太過熾熱與黏膩的慾望,連吧檯的酒保都看得驚呆,忘了開口請這兩個越壓越低的人離開,不要佔用吧檯位置。   慢慢地,氣氛開始變調,彌子的手大膽揉扯著涅羅的金髮,而涅羅的手也從窒息危險的頸項位置,緩步移到彌子的腰臀,甚至一路滑到大腿上淺淺撫弄。瘋狂親吻的兩人衣服變得有些凌亂、呼吸也失去了平穩,連一旁觀看的人也感到一陣燥熱,好幾個人已經尷尬害羞到看不下去,將目標轉回舞池或是迅速離場──但這並沒有讓注意他們的人減少。     最後,是涅羅停止了這個吻。     用著過大的力道將彌子狠力推上吧檯並以手指抹過自己的唇瓣,些許血腥與唇彩沾染在那薄削的唇上,使他的魔魅更勝。而那瞇細的眼裡,難以察覺的漩渦正緩慢旋轉,就像是要將人吸進拆吃入腹。   同樣狼狽的彌子被困在涅羅與吧檯之中那小小的空間,唇上那花掉的淡妝同樣也沾染了些許鮮血;雖然唇瓣與背脊都在微微刺痛,她卻毫不介意的對涅羅露出笑容、甚至淺淺舔過嘴唇,舐去血跡。 那使她的笑更顯柔媚、甚至性感,讓在場男性都忍不住熱血奔騰。   唯獨涅羅看出那笑容裡暗藏了多少讓他既好笑又想掐死她的得意。   「……走了。」   也只有彌子在一片昏暗中,看出那對暗綠眼眸掩藏的濃厚欲望。   「好啊。」   於是在眾人的目光下,身高相距甚遠的兩人就這樣並肩而行,每個人都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讓他們暢行無阻的離開。     而現在,是夜。 還很深。     ※     「彌子。」 「嗯……?」   經歷過一場比在夜店時還激烈的肢體互動後,彌子疲憊的只能趴臥在柔軟床鋪上休息,即使有個渾蛋魔人持續在她的肩背上細細啃咬出細碎傷口,卻連喊痛的力氣都沒。   「下次別讓俺在那種地方找妳。」咬出傷口後開始輕舔,涅羅滿意的感覺到那身體因為刺痛而微微發顫。「麻煩。」 「哦。」   想了一下,彌子將自己的臉埋入被單笑得很淺。 以「謎」的機動性與涅羅要求的「隨傳隨到」而言,這句話的含義等同於「以後不准再去那家店」。 對一向找人不看地點的魔人而言,是非常難得的命令。   嗯,雖然還不是很理解人的感情,但至少會有獨佔欲──有進步了不是嗎?   不過啊,涅羅,有獨佔欲的可不是只有你喔。   「好啊,反正我也不打算再去了。」   那些人們對涅羅的興趣與搭訕,她可也不想再看第二次了。         【END】             寫這篇的時候好像還是三、四月的事情 那時只是單純想要讓文中主角稍微縱情酒色一下XDD 當時其實沒去過夜店,只是以朋友的描述、電視的呈現、還有在泰國畢旅時所看到的加以渲染而已。 不過在前幾天和朋友們第一次去玩的時候,發現…這篇文真的是我能做的最好註解了XD   靡靡之音、燈紅酒綠,在不斷閃爍的燈光以及震耳欲聾的音樂中,好像連自己都會被帶動、會迷失。   真的是個縱情、充滿酒色的場所啊…… 不過這種地方只有酒所以其實彌子會去的機率大概超低的吧!!(炸) 而且因為進出的人比較複雜,感覺好像簡直是謎窩…隨時都有可能出產謎的地點……XDD 搞不好涅羅還比較喜歡?!(被巴) 對了,其實有個不太重要的小設定:這家夜店是篚口帶彌子去的ˇ (等,涅羅桑,你的手為什麼變回原形了?你要去哪啊= =|||b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