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8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獨伊】Erotic Fantasy

        他睡不著。 菲利西亞諾翻坐起身,有些焦躁的看了看四周。   這不是他的房間,也不是他睡慣了的路德維希的房間,躺在他身邊的是一頭銀髮紅眼的男人,此時正呼吸平穩的入睡著。   路德維希去本田家,要去五天。 結果從第一天開始他就睡不著了。 在自己家中睡不著,冒著被瑞士追殺的危險一路摸到路德維希家也睡不著,在路德維希的床上翻來覆去了好久,卻覺得寂寞的想哭。   基爾伯特發現了在路德維希的床上縮成一小團的菲利西亞諾,將他帶進自己的房間裡。   『是想WEST了吧?』基爾伯特溫柔的笑了笑,伸手揉亂了菲利西亞諾一頭褐髮。『就快了,就快了!』 然後基爾伯特抱著他,用著低沉溫柔的嗓音訴說好多事情,每一件事都和路德維希的幼年時期有關,告訴菲利西亞諾那些說起來不久遠卻陌生的路德維希。   WEST小時候就很老成了、WEST以前啊、WEST……   有些菲利西亞諾聽過、有些沒有,但這的確稍稍撫平了他的焦躁心思,並在往後幾日夜晚中稍微得到安眠;而基爾伯特身上那融合了過往神/聖/羅/馬的滄桑、還有路德維希的相似氣息,也讓他多少有了點倚靠。   但今天,卻失效了。   菲利西亞諾覺得很對不起基爾伯特,這幾天總是對方哄著自己入睡,有時候哄到口乾舌燥三更半夜,基爾伯特卻一次也沒有嫌煩。   『因為是小義嘛!本大爺最疼愛的小義啊!』   對方總是這樣爽朗的笑著。 想到這裡,菲利西亞諾有些抱歉的垂下眼,在基爾伯特的臉上輕吻一下。   「……吶,基爾,對不起喔,我還是睡不著了。」   套上自己睡前褪下的襯衫,菲利西亞諾躡手躡腳的爬下床,猶豫片刻後推開了隔壁路德維希的房門,失落望著一室空蕩。   還要等……還要忍耐一下…… 可是……     「……路德,好想你喔。」   軟軟的嘆息像輕吟,淺淺地從唇中溢出。     打開衣櫃,菲利西亞諾將自己埋入那吊掛著、件件燙得筆挺亮麗的襯衫之間,隨手一拉就將一排襯衫拉下抱上床,也不顧路德維西回來看到亂成一團的衣櫃,將會露出多頭痛的神色。 他抱著衣服躺在床上,一件一件有些貪婪的嗅聞著,雖然主人已經離家四天,但經歷長時間的穿著下,這些衣服仍然帶著洗不掉的、專屬那人的氣味。   但是這樣不夠……還是不夠啊……     「……路德……」     或許是因為被太多衣服蓋住了,菲利西亞諾感覺自己身體有點熱。 本來睡不著的情緒突然又焦躁了起來,於是他褪下自己隨意罩在身上的衣服並抓了件路德維希的襯衫套上,較大的衣飾在身上柔柔包裹,混雜著淡淡的路德維希的氣味,居然就像是被那人擁抱。   菲利西亞諾感覺到自己臉紅了,身體也變得更熱,而且……   更敏感。     不自覺的,他捕捉著襯衫在身上磨擦的感覺,菲利西亞諾並非是清心寡慾的人──比起路德維希,他更懂如何享受。所以當他意識到自己身體越來越燙,連呼吸都些微急促起來,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反應。   「嗚……」   一聲低哼,他已經伸手探入自己的雙腿間,不重不輕的撫摸揉弄。 將頭埋回衣服堆內瘋狂嗅聞,用每一件微量的氣味去拼湊他所思念的路德維希,菲利西亞諾咬著唇壓抑喘息,想起他們在這張床上每一次性愛。   『啊啊……路德……』 『這裡…這樣……會舒服……?』 『不要了……啊啊啊……』 『菲利……』   路德維希那低沉的聲音好像就在耳邊輕聲低喃著。 這讓菲利西亞諾手上的動作微微加快了些,呼吸近乎喘息。   「呼啊…啊啊……路德……」 『菲利這樣…很誘人……』路德維希總是喜歡在兩人性慾高漲時,若有似乎的碰觸與刺激,偶爾伴隨簡單的語句輕哼,撩撥著自己。 「不要那樣……嗯啊……」 『哪樣……?』然後路德維希會順著自己的腳背開始以唇摩娑著往上,輕吻著小腿、膝蓋、大腿、直至敏感的大腿內側。 「嗚……好熱……路德……」 『等等還可以讓你更熱……』舌頭惡質的輕舔戲弄,在自己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吮痕與印記,微微帶著疼痛的啃咬不僅是烙印,更充滿了挑逗情趣。   伴隨著自己的撫弄與想像,菲利西亞諾的身體開始扭動了起來。 眼眸半閉著閃出水光,雙手除了撫慰自己外同時也撫遍身體,而身旁的襯衫摩擦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著越來越敏感的身體,讓他越來越難以克制自己的泛濫的情慾。   他想起路德維希會在伸手撫弄自己的同時與自己瘋狂接吻,就像彼此是僅存的氧氣。路德維希會順著自己身體肌理慢慢往下親吻碰觸,滑過胸口、腹部直至自己挺立顫抖的分身,緩緩親吻含弄。然後路德維希會冷冷的輕笑,在自己身上噴吐出情色的氣息,是那樣炙熱而且讓人覺得著迷。   「路德……」呻吟變得柔軟甜膩,套弄分身的手隨著想像也越來越快。   全身都開始慢慢的緊繃起來,從肩膀至腳尖開始慢慢弓立,慾望熾熱發燙的讓他幾乎無法呼吸,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氣;無意識的抓住身旁一件襯衫掩蓋在身上,專屬於路德維希的氣味瞬間包圍住自己。這讓菲利西亞諾本來就被沖暈了的腦袋更是一片空白,只能順從本能不斷的輕吟、扭動,甚至除了撫慰分身以外,還伸出手指微微按壓自己的後穴,帶來更強烈的快感。   「嗚…我快要……」 『這可不行……』路德維希總會在此時微笑著按壓住那即將爆發的情欲出口,並且給自己一個深長的吻。 「路德…拜託你…哈啊……」腳趾整個扭曲,菲利西亞諾聽見自己略帶泣音與喘息的哀求幻想的路德維希,輕微的羞恥感更是刺激的身體瘋狂叫囂著。   然後就在他即將釋放的前一刻,早已被慾火燒的一片混沌的腦子,隱約聽見了一聲熟悉的低呼。   「……菲利?」   還來不及接收、理解,一個懷抱就這麼降臨,突然到讓菲利西亞諾滿腔的火熱慾望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涼卻一半。   那一瞬間,菲利西亞諾以為自己是吵醒了隔壁的基爾伯特,一度不想睜開眼睛面對這尷尬的現實,但卻在對方的氣息盈滿鼻腔時,錯愕的睜開眼睛。   「咦、咦咦?路德?!」     那是路德維希,他所思念且正在性幻想的對象,此時正真實的站在自己面前,風塵僕僕,明顯才剛趕回家不久。     「嗯,我回來了。」說話的同時輕吻了對方燒紅的臉頰,路德維希看著赤裸的菲利西亞諾,以及自己滿床的衣服,微微挑了挑眉。「然後…你在做什麼?」 「咦?我、我在……」   腦子糊成一片,菲利西亞諾只能征愣愣的望著路德維希,失去了語言能力。 但是身體在意識到被什麼樣的對象擁抱碰觸後,再度逐步火燙了起來。   本來因為驚嚇而些微疲軟的分身又緩緩硬挺,抱著他的路德維希自然很快就發覺了。   然後那個男人微微紅了臉,但是某種奇妙的氣場也隨之出現了。 就像被開啟了某種開關。   「……很想念我?」 「唔、嗯……」難以克制的臉頰泛紅,菲利西亞諾望著對方,竟有些移不開眼。 而路德維西淺淺一笑,帶了點難得的邪佞。「……我也,很想念你。」   接著就是一記好深好深的吻。     路德維希將他摟的死緊,力道大到有些讓人生疼,但菲利西亞諾卻只是努力的、拼命的回應著,甚至掙扎著將對方抱的更貼近。   他們就這樣在床上拼死擁抱與接吻,一次又一次的帶出銀絲與喘息。 而路德維希的手掌順著菲利西亞諾的身體線條往下撫摸,直至那已經完全挺立的地方,菲利西亞諾輕喘了聲,感覺到自己被溫柔、略帶力道的大掌握住並套弄著。   「這裡很興奮了…這幾天,都在忍耐?」 「嗚、嗯……」 「……你真的很可愛啊……」 「Ve…哈啊……」   比自慰與性幻想更讓人血脈賁張,路德維希就這樣溫柔的舔吻著他的唇瓣、頸項、鎖骨,每一個被碰觸的地方都像是燃起大火,燒的通透,而那雙手也熟練的在菲利西亞諾最敏感的部位撫弄出熱度,逼出更多甜膩細碎的呻吟。   彷彿被感染般也跟著微喘了起來,路德維希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除去,結實且受過鍛鍊的男性軀體就這樣赤裸的貼上菲利西亞諾那較為瘦削的身軀,緩緩廝磨。 當那帶繭的手指微微探入後穴時,一陣不適應的微疼竄過身體,即使他與路德維希交媾多次,仍無法適應異物入侵的感受,但經歷短短幾日的分別,此時卻連疼痛都帶著喜悅與滿足。 每一次困難的抽送都讓菲利西亞諾在細微哽咽的哭喊中摻雜更多快感,隨著手指數目的增加以及擴張,某種難以遏止、難以忍受的空虛感也越來越強烈。   「嗚、路德……」 「……別哭……」   路德維希吻去菲利西亞諾的淚水,即使知道那是伴隨著快感而非痛苦,還是心疼。   然後菲利西亞諾對著他很淺很淺的笑開,有些淘氣有些頑皮的伸手往下撫摸,就像剛才路德對自己那樣的握住對方。他可以聽見那總是肅穆的男人倒抽一口氣,甚至不用看就能猜出那對藍眸此時正微微瞇起享受自己帶給他的服務。   因為體溫升高而顯得有些火燙的雙手,和那硬挺的慾望相比竟又涼了些,菲利西亞諾將臉貼上路德維希的肩頸,感覺到對方在自己耳邊吐出混濁且充滿壓抑的悶哼,小小的成就與惡作劇的心情隨著身體的快感一同攀升著。   「讓我……幫你……」   稍微翻個身將對方壓上床,菲利西亞諾微微挪了挪身體往下,就這麼含入路德維希的下身,即使因此而有些呼吸困難、幾些唾液也從嘴角滑落,但他還是專心的用唇舌含弄著那有些粗硬的慾望,用著有些笨拙但逐漸熟練的技巧取悅對方。 路德維希的呼吸因此變得更為紊亂,他瞇細了一雙天藍色的眼睛,盯緊對方微微上下擺動的棕色頭顱,還有那隨著舉止而晃動的背脊與腰臀。   「……很好……」 那嗓音低沉喑啞的讓人心頭忍不住瘋狂亂跳,菲利西亞諾身體微微一顫,居然有種快要高潮的感受。 「做的很好…菲利……」伸手撫上對方的棕髮,偶爾溫柔的摩娑偶爾略為粗魯的扯動操縱,看著菲利西亞諾因為快感與些微的難受感而眼泛水光,路德維希感覺到一陣戰慄從下腹與脊髓竄遍全身,讓他滿意的發出低哼與喘息。   聽覺上的嘖嘖水聲、視覺上的情色饗宴、以及肢體間的慾望磨擦,再再逼得兩人情慾瘋狂攀升至無法忍耐的頂點。   拉起菲利西亞諾並扯進懷中用力親吻,那略帶腥味的唇舌只是刺激的兩人理智崩潰接近瘋狂,路德維希從背後抱住對方,以手指略為撐開剛才充分擴張的後穴後,有些粗暴的頂進菲利西亞諾體內。   「嗚啊!啊啊啊!!」   剛才還盡力壓抑的甜膩呻吟如今成了慘呼,因為疼因為痛而逼出了比快感更多的淚,菲利西亞諾反射性的掐緊對方並痛苦的吸著氣,路德維希的手臂上立刻多出幾道鮮紅色的抓痕,怵目驚心。菲利西亞諾甩著頭發出細微哭喊,有些難受的夾緊身體,卻只是將對方更為納入自己體內,同時刺激著自己的敏感內壁。   「放鬆點、菲利……」   胸膛緊貼著對方汗濕的背脊,路德維希在菲利西亞諾耳邊低喃的同時溫柔套弄著他的分身;時重時輕的搓揉掐捏,逼出對方破碎呻吟,也減緩了兩人之間緊窒的不適感。 當疼痛化為全然的快感、當呻吟再度變得甜膩,路德維希開始以手扶著對方的腰,小心帶領著菲利西亞諾上下擺動,灼熱的內壁因此收縮,略帶疼痛的摩擦很快就因為分身分泌的液體而潤滑,瞬間菲利西亞諾覺得自己全身失了力氣,只能靠對方結實的臂膀帶動著哭泣。   「哈啊、啊嗯……呼哈……路德、好熱……」 「我知道、我也很熱……」   輕輕舔弄著對方耳際,感覺到菲利西亞諾的臉頰與身體一片高溫,路德維希輕笑低哼著配合手上動作持續挺進,那一聲聲高低起伏的輕吟都足以撩撥的他要發瘋──不對,已經瘋了。   能讓自己這樣縱情縱慾的渴望,恐怕也只剩菲利西亞諾。   「咿……我…路德……!」 「噓,別急…還沒……」   誘哄著菲利西亞諾,路德維希將自己退出對方的身體,面對面的緊抱住並再度挺進,早已適應的身體立刻將那兇器全數吞入包裹,讓兩人都發出了低啞熾熱的悶哼與呻吟。 而逐漸回復體力的菲利也開始難耐的自行擺動腰臀,迎合對方持續且規律向上挺送的舉動,一聲聲的哽咽哭音滿溢出高潮將近的愉悅,而那暖暖包裹的內壁與持續抽送的慾望也變得越來越熱燙,就像是要被火燃燒殆盡。   「路…啊啊……我不要……快不行……」 「哈啊……哼嗯……菲利……」   在路德維希懷中放蕩的扭動與喘息,菲利西亞諾伸手摟緊對方頸項與路德維希親吻,以那激烈情色的口舌交纏傳達幾近瘋狂的思念與感情。 接著路德維希將對方壓上床舖並開始粗暴的進犯,下身的挺送一次比一次還要快速與用力;菲利西亞諾也不斷配合著對方的動作一次次迎合,呻吟也隨之越來越高亢狂亂。   「路、路德……呼啊……嗯啊、啊啊啊───!」 「菲利……嗚、呃哼……!!」   最後就是一陣強烈的高潮衝擊進腦海,菲利西亞諾低呼著繃緊了身體,從泛紅的分身裂口射出濁白;而路德維希也因對方高潮餘韻的刺激,低吼一聲將所有精液灌入身下軀體,引發菲利西亞諾的輕呼與一陣陣的戰慄。     他們就這樣抱著彼此躺在床上喘息、休憩許久,直到兩人的身體稍稍冷靜、理智回籠。 那久違的體溫與親暱,讓人難以招架的沉醉。   「……嘿嘿……」 「…笑甚麼?」 「好想你喔……」蹭蹭。 「……嗯。」抱緊。 「吶,路德,不是明天才會回來嗎?」 「……稍微,提早了點。」 「Ve?」     下意識的迴避對方的眼睛,路德維希並不想告訴菲利西亞諾,其實自己才去了本田家第一天,就開始想他。 無論是觀光還是與本田討論公事都難以擺脫思念,即使再怎麼認真投入還是會有抹褐色的影子在心上來去自如的干擾。不只一次被本田輕聲提醒:『路德君,你是在傻笑嗎?』   太丟臉也太可笑。 但,也很幸福。   『能夠這樣笑的話,也是很好的呢。』本田菊溫溫的笑著,五官柔和的讓人心情平靜。『請放心,事情會儘快談論完的。』   也許是本田的溫柔、也或許是自己不自覺的心急,本來預定五天的行程與開會就在四天裡處理完畢,本田甚至很貼心的在會議結束的第一時間將他直送機場,並且交給他不知何時換好的機票。   『雖然很想說,請再留下多玩一會,但是看來現在應該是無法了呢。』遞上一堆當地土產,本田微笑著。『下次就邀請菲利君一同來吧?』 『……帶那傢伙來就沒辦法專心開會了。』 『可是不帶來的話似乎更心不在焉了呢?』 『……』   看見盟友一臉尷尬又羞窘的表情,本田好心情的笑出聲。   『那麼,路上小心,請替我向菲利君問好。』     雖然覺得對本田很失禮、也覺得被吐槽被這樣開玩笑實在很失面子,但是這些在看到菲利西亞諾時,都已經無所謂了。 幾日來無法言明的焦躁,在看見、親吻、擁抱對方的那一瞬間,全撫平了。     「……而且,意外看到了好東西。」 「……咿……」   即使思考什麼的比路德維希更為開放,但被這樣暗示時菲利西亞諾還是很希望有個地方可以把自己的臉藏起來。想到自己剛才拿著對方的襯衫、在對方的房間裡自我撫慰,不用想也知道那有多情色多淫靡。   「……對不起,把你的衣服弄髒了。」小小聲的道著歉,看看散亂在兩人四周的襯衫,菲利西亞諾想起這人的潔癖,只能傻傻的苦笑幾聲。 但路德維希沒有生氣,只是意味深長的盯著他一會。 「反正,總是要洗的。」   一個翻身,路德維希將他壓在身下,此時菲利西亞諾才感覺到,那尚未退出的男根又再度膨脹充斥著自己──並隨著兩人的動作刺激出難以抑制的快感。剛稍冷卻的慾望又燒了上來,兩人不禁都因此發出了淺淺低哼,身體也貼合著彼此磨蹭出更強烈的火花。   「反正,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慢慢來。」   那低啞的、溫柔的、暖熱的低喃在耳邊輕撫,讓菲利西亞諾喘息的同時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太犯規了啊這男人,平日明明是個好欺負又溫柔的人,一關起房門上了床,就成了個愛欺負人的重度S。 於是菲利西亞諾攬緊了路德維希並輕舔過對方的唇瓣──充滿挑釁與煽情的邀約。   「Ve~隊長你說的,一整晚喔。」 「……沒錯。」輕笑著吻上對方。「我說的。」         【END】     ──後記──     「啊啊果然是這樣嗎?」 「……早安,大哥。」   斜倚著廚房門口,基爾伯特對廚房內高壯的弟弟奸笑著。「醒來沒看見小義還想說上哪去了~現在看來也不用問了嘛,啊?」 赤紅瞬間竄上耳根,路德維希無奈回首瞪了哥哥一眼。「……大哥你很囉唆……」 「哈,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這麼快?」 「昨晚,提早了。」 「哦~」尾音拖得長長,滿是作弄的意味。「是因為太想念小義?看來昨天應該很精采喔……給小義的早餐有做多一點嗎~?」 「……這是大哥你的早餐!」用力的將分好的早餐塞給基爾伯特,連臉都難以遮掩的暈紅。 「哈哈哈一個人吃早餐的本大爺也很快樂喔~」         【END】             幾百年沒寫完整的H文了 應該說自從在同人腐圈裡出現自我意識(?)後六年都沒再寫過了(眼神死)   結果出國一趟回來就莫名其妙的好想寫這樣的獨伊(炸)   我沒有在本田家裡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絕對沒有!!(臉紅掩面) < <其實真的沒有但這樣否認好像欲蓋彌彰耶XDDDDDDDDDDDDDDD   啊啊啊啊啊寫完自己都炸掉了,還連帶著害幫我看的S君也跟著炸掉了XDDDDDD 還真的是第一次寫文寫到臉紅心跳還會喘(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