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11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笹塚中心】來自遠方的悼別

            「夫人!」 女人回過頭,對著匆忙追隨而來的部屬微笑。 「怎麼了?迪卡?」 「您、您走太快了…請您不要隨意離開您的隨扈好嗎?這樣我們很難保護您啊!」 「呵呵,抱歉抱歉,我太急著去墓園了是也。」女人笑著撫過長髮,一頭燦金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嗯,其他人呢?」 「都還落在後面……」 「哈哈,這代表我偷溜的技巧越來越好了?」 「……請您不要再這樣做了……」   跟在艾瑪身邊,迪卡的無奈低語聽起來有些瑣碎,但都不掩一個身為部屬的擔憂、還有年長者的關心。 艾瑪笑了笑,不以為忤,只是任由迪卡跟在自己身後。   「夫人,今天又要來探望您的父母、還有燕藏大人了嗎?」 「嗯……順便來回憶一下老朋友。」 「老朋友……?」   其他隨扈終於也趕上了,一個個氣喘吁吁。   「嗯,來替他祈福是也。」艾瑪淺笑。「昨天夢到他了,看起來好像很好,希望真的很好。」   那人穿著一襲白色西裝,對著她微笑招手。 看起來,好像很好? 也許,很好吧。 至少那個笑容是如此的溫柔且輕鬆,和與她初遇時的憂鬱是如此大不相同。     好說歹說終於讓那群隨扈離得自己遠些,艾瑪看著翩翩飛舞的蝴蝶群,正考慮要抓哪一隻時,突然看見了一只美麗的青色光芒閃過。   「……青斑蝶?」她一愣,手伸了出去。 青斑蝶居然毫不畏懼的翩翩飛來,停在那纖細的手指上。 「……真是沒想到呢,我從來沒有看過你們在這個國家飛舞……你怎麼會在這呢?」懷念的笑開。「吶,你有看到他嗎?他過得好嗎?」 蝴蝶當然不會回答,只有那對薄薄的蝶翼開開闔闔,閃著似藍似綠的光。   「夫人?」 「找到要用的蝴蝶了。」艾瑪笑著,她甚至不需將蝴蝶包覆在手中──雖然隨扈靠近時的確把蝴蝶嚇得飛了一下。「哪,通通退出墓園,接下來是我的事是也。」   隨扈們對這個要求反而不做太多爭執,他們點點頭,迅速確實的退出墓園,站在墓園外等候。   而艾瑪則開始在那只蝴蝶身上,用著隨身攜帶的簽字筆繪畫著。   < † >--代表現在身處的墓園。 < ☀>--代表日正當空的白日。 < S >--代表……   Sasazuka。 Sasazuka Eishi。   「……衛士。」那訴語的女音並不清脆,卻有種低沉的柔軟。「你過得好嗎?」   分別好幾年了,她已經從那年少的16歲女孩,蛻變24歲的少婦。 而那個大男孩呢? 當年那個還只是大男孩、即將成為男人的人,怎麼樣了呢? 他還在尋找他的仇人嗎?他復仇了嗎?   蝴蝶似乎不太喜歡自己的翅膀被長期壓著,掙扎了兩下,卻在艾瑪收回壓住翅膀的手指時,沒有飛開。 對此,艾瑪感到驚異,看著那美麗、微微閃著青色的生命在手指上爬動。 「呵呵,你這隻蝴蝶真是奇怪呢,青斑蝶都這麼奇怪嗎?。」   有些依依不捨的拂過蝴蝶柔軟的翅膀,她想起笹塚曾經與她約定,等她去了日本,就帶她去看青斑蝶。   「艾瑪。」 「……托賈西。」有點埋怨的轉過身,嬌嗔的瞪了丈夫一眼。「你差點害我捏死蝴蝶了!」 「啊,抱歉抱歉!」 「算了,反正沒事。」笑著將手指舉起。「你看,青斑蝶是也。」 「哦哦…真漂亮。」不敢隨意伸手,深怕自己會粗手粗腳的嚇跑了蝴蝶──這肯定會讓自己的寶貝妻子大發雷霆。「嗯……S?」 「嗯,對啊。」艾瑪笑著。「Sasazuka Eishi。」 「笹塚衛士啊…不曉得那傢伙現在過的怎麼樣。」 「嗯,我也很想知道。」依偎在丈夫身旁。「吶,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帶我去日本看看嘛!我很想去找衛士耶!」 「呃!有啦,我有在著手安排,可是近日要和伊利薩家族談一樁生意,所以時間就比較……」 「托賈西!」 「別這樣啊艾瑪,我保證會很快的、一定一定會很快的……」     一陣風輕柔拂來。 青斑蝶優雅的拍了拍翅膀,順著這道風飛起。   那翩翩薄翼滿載著生者的思念與祈願。 也像是往生者的道別。     『Adios.(再見。)』     就像是有所感應一樣,艾瑪與托賈西抬起頭,看著青斑蝶飛舞的小點消失在一片藍天。   「希望現在衛士過得很好。」艾瑪微笑著。「如果能夠成功復仇、得到解放,那就太好了是也。」 「是啊。」 「哼,好想去日本看衛士跟青斑蝶喔--」 「呃,我會盡快安排的,再忍耐一下啊……」     而那日、那片晴空是如此晴朗透明,讓人光看著就幾欲落淚。         【END】             ……請讓我再整理一下心情。 都這麼久了,笹塚的死在我心中還是一道傷Q皿Q 看完小說後更傷心……嗚嗚笹塚……(蹲角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