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0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露普】西/伯/利/亞的思

            圍巾被吹的飛揚,他站在荒涼的西/西/伯/利/亞平原,只覺得好冷。 在冬季平均-20度的氣溫,如果沒有任何保暖衣物,真的會因為嚴寒而死。   『也只有你這傢伙撐得住這裡。』   那對似火燃燒的紅眸曾經極其不滿的嘀咕,站在自己身邊陪伴。 他還記得那蒼白的臉當時被凍得通紅。   『你現在也在這啦。』他笑著,就這樣蹭了過去,明明比對方高大此時卻像個小孩。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忽略對方那瞬間的僵硬與遲疑。 只是他不願看不願想,不願提醒自己這人還有著額外的牽掛、在西方。   但,並不是自己不願想,現實就會因此消失或遺忘。     「……好冷喔。」 他拉了拉圍巾,嗓音有些啞。 「好冷耶。」 即使早已習慣這樣的溫度、仍能感覺到自己在說著每一句話時,嘴巴都冰得發麻。 「……基爾、好冷喔。」   兩道淺淺的冰痕留在臉上,刺痛著。 是風中的水氣吧。     「你還真的在這。」 聲音從後方傳來,他一愣,猛地轉身。   那久違的挑釁的自傲的笑容,與記憶中的一樣燦爛一樣不可一世。   「這裡怎麼還是一樣該死的冷啊……你這個大鼻子居然連毛帽什麼的都沒有?!」   為什麼…… 開開闔闔的卻說不出話也問不出聲,只能望著對方發愣。   「喂你發什麼愣啊…」皺眉瞪了這個比自己高大,心智年齡卻不知道低到哪個層次去的傢伙。「你不冷嗎不痛嗎?本大爺包成這樣都快冷死了耶!」   頰上一陣暖熱,連同失去知覺的耳朵一起包裹,回溫的疼痛感竄上--衝得他鼻腔酸澀。   但不是因為痛。 至少不是因為回溫的痛。   「你幹嘛哭?!」   維持著捧著伊凡的臉的姿勢,基爾被那猛地掉下的兩行眼淚嚇了很大一跳。 從以前就知道這傢伙兇起來很兇、軟弱起來就是個愛哭鬼--但是這個說哭就哭的習性也太誇張了吧!都沒變嗎?!   「喂你別哭啊……!」     濕軟的熱。 久違的氣息跟溫。     「……喂、一句話都不回本大爺就只會……」 「基爾……」 「啊?」 「你好吵喔……」緊抱著蹭蹭。 青筋。「居然敢嫌本大爺吵?你這傢伙、唔……!!」     被北風颳得乾燥龜裂的唇,終於得到了些許滋潤。         【END?】     --後記--     「基爾怎麼會來?」 「……最近家裡下大雪,來避寒。」   冬天來西伯利亞避寒?   「……你笑個屁啊!!!!不准笑!!!!」 「啊哈,我就知道基爾很想我喔。」 「誰想你啊就說是來避寒懂不懂!等、你手…嗯、……」亂摸什麼啊啊啊你一見面第一件事情是親第二件事情是抱第三件事情就是摸著摸著滾上床嗎嗎嗎嗎嗎?!不要摸了混帳!!明明很久沒做了為什麼還那麼熟門熟路啊!! 「來避寒的話就做點會熱的事情吧?」 「去你的死水管饅頭臉!啊、……」     嗯,有暖氣的房間,果然還是比外面好的太多了。         【END】             幸好宿舍有暖氣,不然零下的溫度會凍死<<無關。 好啦其實是我最近快冷死了XDDDDDD 寫作業寫得很憤怒(?)又很想找人蹭(可是找不到)所以非常痛苦的打了這篇。 本來只是想要打個片段(就是最前面那一大段露西亞的回想),可是左想右想實在捨不得又不甘心,決定多加一點點做幕後花絮(?),結果一點點變成好多點,本來四百字不到變成了將近一千字……(遠目)   不用別人說我也知道我的作業已經對我眼神死了。<<生作業有這麼快該有多好(哭)   我啊、對露樣果然偏心偏很大呢~   最後,以這篇文祝賀大家情人節快樂與新年快樂~<<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