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11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露普】Рэўнасць

            她討厭那男人。 從以前就討厭。 而在二戰之後,更是強烈的厭惡著。   那男人,太張狂。明明已經不再是國家,明明將所有的一切都交予給了他自己的弟弟,如同空殼,卻一如以往的囂張、挑釁--或者說,惹人厭。   為什麼這麼一個外強中乾的男人,會被哥哥另眼看待呢?   她一直在旁邊,那麼深情那麼努力那麼認真的看著,所以她知道,她所愛著、想要的哥哥,有多麼喜歡--多麼想要那個討厭的男人。 她不理解,為什麼呢?比喜歡,這世界上沒有人能比自己更喜歡哥哥,比距離,她始終站在哥哥身旁最近的地方,可是哥哥還是喜歡那個討厭的基爾伯特,為什麼?     娜塔利亞凝視著伊凡的背影,深吸了口氣後瞇起眼,推門進去伊凡剛離開的房間。   不特別寬敞,家具也簡樸,唯一醒目的是那張靠窗的加大單人床。被褥隆起並且微微起伏,顯示躺著的那人正在熟睡。 握著飛刀的手緊了緊,她提氣走路無聲的到了床邊,冷冷瞪視著基爾伯特毫無防備的睡臉。     憑什麼? 不過是個落魄的騎士、被遺忘的國家。 憑什麼? 不過是個被分割的區塊、被棄置的飛地。   憑什麼,哥哥這麼喜歡你?     「一個女孩子大半夜進入一個男人的房間,這樣好嗎?」 「!」   反射性退了兩三步,她瞪著那蒼白的眼瞼睜開,透出血紅。低沉、沙啞且帶著些微倦意的嗓音,與眼神一起洩出濃濃諷刺。   「你什麼時後醒的。」 「有人進入房間還若無所覺,本大爺會被赫爾曼(*註一)抓去砍掉重練。」撐坐起身,雖然是這樣冷的日子,卻未著片縷,只有隨著動作滑至腰際的厚褥遮蓋。「先是哥哥,然後是妹妹…你們這些斯/拉/夫人的時間觀念是怎麼了?本大爺都不用睡了?」   那自負自大的口吻使她厭膩,基爾身上那些青紫的、鮮紅的痕跡,更是刺了她的眼。   「離哥哥遠一點。」匕首微微閃著光,與窗外的雪同樣冷白。「不要以為你是哥哥的『什麼』…不過是因為太冷,所以哥哥才會上你的床。只是個落魄的屬地,別搞錯你自己的身份!」   那對紅瞳縮小了,連帶表情也跟著陰騖了起來。小小的勝利感在心中萌起,些許紓解了焦躁煩悶。 但隨及,基爾伯特笑了,嘲諷且故作的慵懶--   「只上我的床,沒上過妳的,嫉妒了?大小姐?」     啪!!!!     響亮的巴掌聲在沉寂的黑夜裡特別清脆,有種整棟房子都因此而共鳴的錯覺。   「有武器還用妳尊貴的手?真是本大爺的榮幸。」指印熱辣分明的印在臉上,語調仍是一貫的輕挑。   一度,娜塔利亞真的想用匕首割開眼前這人的頸項、胸膛,或是將那些承受過伊凡碰觸的皮膚通通劃花。 但沒有。她只是一個旋身,快步的走出房間,安靜無聲的像只幽靈。     回到自己的臥室,無辜的枕頭幾乎是同時被匕首狠狠的刺中、戳個稀爛,而她咬緊唇瓣,說什麼都不願發出不甘心的嗚咽。 基爾伯特說中了她最介意、最痛恨的一點。     無論是怎樣寒冷絕望的日子,哥哥從來沒有、從來沒有像對待基爾伯特那樣的擁抱過自己。   從來沒有。   那是她最渴望最想要,卻也一直都得不到的。     「我是…愛著哥哥的…」   但為什麼不是我呢?哥哥? 為什麼,是基爾伯特?   一滴血從緊咬的唇淌落在枕頭外散的羽毛上,紅與白對比的刺目異常。 就像伊凡和基爾伯特的關係一樣。 就像基爾伯特一樣。     ※     基爾伯特扭回頭,覺得不只臉,連脖子似乎也在隱隱作痛。   雖然是女性,一旦怒上了使出全力,都一樣恐怖;例如抄著平底鍋的伊麗莎白、例如這個斯/拉/夫大小姐。   「痛死了。」他看著鏡子抱怨,五指根根分明的巴掌印怎麼看都顯眼。   被當床伴--還是被個男人當床伴就夠可笑了,還因此被個愛兄如命的妹妹打,這是哪來的劇本? 爛透了。     『別搞錯你自己的身份!』     「誰會搞錯啊。」   牽引嘴角卻覺得頰邊生疼,只能拉下。   「……真是夠了,東/歐一群瘋子。」     躺在床上閉上眼,基爾伯特回想起西方;來到這裡這麼多年,家的記憶正逐漸模糊,兇悍的伊麗莎白、自矜的羅德里赫、最疼愛的路德維希--再怎麼不願,都像是年代久遠的畫像,逐日失色。 而東/歐…伊凡的一切,卻鮮明著。   喜怒無常的個性、詢問擁抱的祈求、渴望陽光的期盼、還有…… 過於黏膩糾纏的性愛與求歡。 無法推開、無法忽視,越來越鮮明得足以取代回憶。   正好,那一巴掌頗具有清醒的效果,基爾伯特自嘲。     記得自己的身份。 東/歐這群瘋子,別連本大爺自己都陷落進去。   --即使寂寞的紫色刺得心裡生疼。         【END】     ===   *註一:赫爾曼‧馮‧舒爾茨(Hermann von Salza, 1179-1239),1210年擔任條頓騎士團團長,條頓騎士團在其指揮下在耶路撒冷地區獲得一定的勝利,並參與第五次十字軍東征,進入埃及,但最後在曼蘇拉戰役(Battle of al-Mansura, 1221年8月30日)中慘敗,赫爾曼‧馮‧舒爾茨與聖殿騎士團團長一同被俘。在赫爾曼‧馮‧舒爾茨擔任團長期間,條頓騎士團獲得教廷頒發的贖罪證(1216年2月18日),以及教宗霍諾留斯三世授予的113項特權(1221年1月9日)。   資料來源:WIKI:條頓騎士團   ===     我絕對不承認七夕發這種東西是因為我也是去死團(靠) 不不不我向來都是希望自己眼睛被閃到瞎掉閃到痛所以我絕對不是去死團啊!(痛哭)   其實我本來只是對某件事情有點怨念(?)所以想打打看這種有點惡俗情節的片段。 ……結果又變文。Orz   我只能說手指不受控制我也很困擾(咦?)      這陣子比較常打的其實是自創文章,這陣子也會連同網站開始慢慢放上來,至少替天城充充場面不然我好怕我帳號會被刪掉(喂) 啊啊靈感快點回來吧,我好想念我以前動不動就破五千的文章啊(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