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0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伊】相伴

            最一開始,只是為了生存。 可從什麼時後開始走上歧路?   上司的瘋狂他看在眼裡,從本來的信任到後來的擔憂,但他沒有任何反對的餘地,只能看著人民們盲目跟從、看著人們死於自己手上。   戰爭就這樣開始蔓延,速度快的他擋不住。 情勢不斷失控,就像是燒滾過了頭的水,開始四處飛濺傷人。   本來以為征服了就能停止,卻換來更多無數的戰場。上司一句句的命令看得連他都毛骨悚然,那些白紙機密在他眼裡彷彿都染上了濃稠血液,腐臭的連拿起都要發抖。   於是反對他的人一一站起,於是他終究面對了反擊。   失控的太過,他擋不住,只能牙一咬硬是苦撐下去。持續戰鬥,即使身旁的人民已經面露困惑,已經發覺自己不知道為何而戰。     然後有天,消息傳來,一直以來都跟隨在自己身側的那人,北/義/大/利、菲利奇亞諾──已經秘密投降。     聽到之時他只覺得胸口一痛,那人的笑靨始終光明燦爛的像陽光,雖然他從未說出口,但確實是他在這無止境的戰爭中最大的安慰與希望。 如今卻連他都離去。   「你知道怎麼做。」上司看著窗外,薄細的唇扭出冰冷憤怒的線條。   茫然的點頭,就像是成了反射動作一樣的習慣。 就像以往那樣,只是單純服從。 但這次內心卻積壓著痛,像是一道血口汨汨流,停不下也止不住。     他們直攻義/大/利領地時,幾乎可算是通行無阻,除了因為民族風情本就不擅於戰場,更是因為其領導被拘禁。     「路德,你來啦。」菲利奇亞諾站在那對他微笑,第一次在面對槍支時沒有哭泣。「對不起哦,我的領導已經被帶走了。」   四周士兵被戰爭沖昏了頭,吼叫聲不絕於耳。 而敵方也聞風而來,開始準備在這片土地上與展開新的戰場。   但那個當下他什麼也聽不見看不見,只能看著對方一直凝望著自己。 菲利奇亞諾背叛了他再被政府拋棄,終於不再像往常那樣將眉眼笑得彎彎,但那對眸子如今卻對著自己,澄澈的揪死了胸膛。   在一片混亂中他們相對望著,他看著菲利奇亞諾身上因為戰爭而持續出現傷口,卻始終沒有伸出手。   「對不起。」唇瓣輕啟,總是軟軟的嗓音現在被槍砲聲隆隆淹沒。「我愛你。」 然後一道陰森寒光劃過,菲利奇亞諾倒下並被兩方人馬淹沒,他再也看不見他。     胸口那道傷似乎被挖得更大,成了黑洞,空虛得發疼發昏發黑。 在他眼中,一切都已經崩毀。     之後的之後,他們的頹勢越來越無法挽回,傷害了一些國家的同時也惹毛了更多國家,那新生的敵援源源不斷,但他們卻只能在逐日增加的壓力下苟延殘喘。   而那日終於到來。     他伴在上司身側,看著上司陰冷的臉望向天際,人類看不見的地方他卻聽得清晰,所以路德維希知道,這次或許自己再也無法抵抗。   上司甩頭走進避難所,他知道上司將會做什麼,那男人是那樣殘酷高傲,甚至不曾認為自己有錯。 而上司身邊跟隨的是他的妻子,始終不離不棄並用深情信任的眼神望著上司,即使長久以來沒有名分甚至上司愛國愛權比愛她還多,卻不曾抱怨反而更顯堅強。   只因唯獨上司的身邊是她唯一存在的位置。     突然、路德維希想哭泣,他想起菲利奇亞諾也曾經用那樣的眼神笑著凝望他,也想起那人始終不離不棄,彷彿自己就是他唯一的憑依。 但最後菲利奇亞諾還是離開了自己。     「你呢,德/意/志?」上司的聲音冷硬,唯獨握著妻子的手是溫柔的。 直到此刻,上司才能放下一切國情,專注的看向他美麗的女人、他新婚僅有一日的妻。   而他的回應則是對上司做了個標準的軍禮,並轉身去面對不知何時已佈滿天際的轟炸機。     隆隆聲中他閉上雙眼,黑暗中浮現那人國土淪為戰場時,凝望著他的模樣。 明明害怕卻硬是忍下顫抖,只是靜靜望著他,然後對他說愛。   即使到最後的最後那人離開了他,卻還是說了愛。 還是在最後對他說了愛。     於是他笑著伸手,就像是想將回憶中的那人攬進懷裡用力擁抱。   「我愛你。」   然後,就是身體被瘋狂砲轟掃射的劇痛。     而戰爭終於結束。     最後他醒來,看見菲利奇亞諾趴在自己身邊哭泣。他一愣,旋即坐起,並且扯過那人緊摟入懷。 菲利奇亞諾被他嚇的瞬間收起哭聲,像是被噎住一樣,然後開始拼命掙扎著比手畫腳,呼喊著自己。     路德這樣你的傷口會裂開,不要抱那麼緊,你的傷會再迸開啦,有聽見嗎路德?有聽見嗎?有聽見嗎?……   有,我聽見了。 再多說一點。     低啞的音調滾在喉間,燙得發痛。 連眼淚都無法克制的流下,混著臉上的血染上對方雪白的襯衫。     菲利奇亞諾安靜了下來,許久後才伸手回應自己的擁抱,同時發出嗚嗚咽咽的哭聲。     那些身不由己的痛苦、後悔與想念,排山倒海的來,直到此時他們才有了相擁親吻的自由與勇氣。       至於之後,戰勝國的劃分、與兄長基爾伯特被迫分離、還有戰爭後的家園重建,那又都是更多更多的故事。   而現在,他們始終相伴著,再也沒有放開手。         【END】             這篇被我閒置一年。 回翻的時後才發現(抹臉) 重新整理一番後放上了… 當時心情肯定很不好……(再次抹臉) 幸好大家現在都還蠻幸福的(真的嗎?) 希望大家都可以繼續和平幸福下去啊~Qw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