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11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一旦走歪就正不回來了

            他的人生一定有哪裡走歪了。   先拿他的種族與職業來說吧,祭司不奇怪、惡魔族不稀奇,但是身為惡魔族的祭司,就很稀有。 大多數的人在看到他的惡魔角以及一身祭司服,就會先瞪大了一對眼珠子。   看什麼,沒看過惡魔族的祭司啊!不是第一次想這樣嗆,可是哀傷的是,還真的沒幾人會看過惡魔族的祭司……   惡魔族的大多會選擇學習黑魔法,不然不然再不然,至少也會去當擅於隱匿黑暗的盜賊、或是養起可攻擊的小妖怪當起了術士。 但是他不一樣,從以前,他就無師自通學會了怎麼用神聖治療──是的,不是術士那種損人利己的吸取生命,而是「神聖治療」。   天曉得他第一次用上神聖治療時家裡父母有多驚恐啊那個臉……   附帶一提,那時候他想治療的對象是三頭犬的幼子,結果被他的神聖治療一照就暈死過去,差點見了路西法……為此還被爸爸打腫了屁股。   於是他終於知道自己真的很特別。   他絕對是個純種的惡魔族,該會的種族天賦他都會,例如地獄之火,把人烤成吱吱叫(還很香)絕對不是問題。 但他就是一個──天生的補師。 於是他就被家裡人用幾乎是送神(魔?)的態度送到了最進的修道院,而收他的修道院也很驚恐。也難怪啦,到底有幾個惡魔族會進修道院修練呢?他大概是史上第一人吧,哈哈哈。(自暴自棄)   哦,不要以為從此他就陷入悲慘,爹不疼娘不愛還被眾人排擠之類的。 事實上除了這小小的出軌外,其他的部分倒是很不錯。   雖然對自己的能力困惑,但父母還是會定期來修道院探望自己,而修道院的老師同儕發現自己除了一對惡魔角異於常人外沒什麼不同(當然,他還不至於白目到在他們面前用地獄之火來烤肉……),也拿平常心來對他。   再加上他本性一向淡泊──同儕說是冷靜淡漠──所以,要有什麼事情困擾他、影響他,真的不多。 就這樣頂著互相衝突的種族與職業能力,在修道院裡安安份份的修行與畢業。和其他人一樣。   「沒有補職會使用發著聖光的火焰治療的。」師父吐槽。「而且,還很燙。」 「……那是失誤。」臉微微漲紅。   好吧,畢竟他怎麼樣都是個惡魔族──有一些治療法術到他手裡,融合了種族天賦,就是會變得有點怪。 治療火焰就是其中一項──那是他意外「開發」的新技能;他只記得自己替某個白目的小劍士治療時,被對方行徑氣得要發飆、越治越火大──   然後他的治療白光就噴火了!   「好燙好燙好燙!為什麼你的神聖治療會有火啊?!……欸?傷好了!」   ……   有治療功能的火焰,溫度還可高可低,完全取決於自己給不給人好過……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啊,他一點都不想問。   所以說,他的人生真的是太不對勁了。 他不過是想過個簡單平順又飄泊的人生,為什麼老天爺要阻止他呢?     ※     正式認可成為祭司後,他就離開了修道院,像其他流浪者那樣到處冒險。有時組隊合作解任、有時一起下副本推王,惡魔祭司的罕見讓他時常被側目,但在見過他的補血技術後,又讓大家驚嘆的忘了他的特別與衝突。 其實他也是個很強悍的驅魔祭,只可惜他的種族職業再怎麼特別,他還是個血少皮薄的祭司。而祭司想要組隊,還是讚美系的補職比較吃香。 於是他流浪、組隊又離隊,身邊人來來去去,好友名單上也累積了一些人,大多是常遇到又合作愉快的對象。   偶爾跟熟人組隊、偶爾跑跑野團,成了他的生活日常。   啊,他的生活終於回歸正常與平靜了,他當初是這麼想的。 而事實證明,居安思危…好吧其實沒有關係,但當時他真的太傻太天真了。     現在想想,他不該跟那個野團的。     那時閒來無事,好友名單上的人也都各自忙著,閒到只能去釣魚的他,看到有幾個人在主城喊叫徵人。   新手拓荒團,誠徵補師……   雖然看那一整團全都是遠攻AE型,讓他有點猶豫,但是看到要打的副本等級不離譜,這些人的裝備也不算太糟……AE通通爆下去,補職用力補,應該就可以硬吃了吧? 還有另一個補師,自己也不是沒有跑過這種團,應該是沒問題的。   於是他就去了。 接著他後悔了。   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KICHIKU妳是法師,智力卻低微得讓人吐血、反倒是體技能點到爆表,普攻還比法攻高,還把自己當坦拼命往前衝……妳是布衣系的這麼做是找死妳知道嗎!是因為來自搞笑族所以就真的搞笑了嗎?! 還有明明是弓箭手、等級不低裝備尚可所以射擊傷害也爆得還算痛沒錯……但是為什麼十支箭矢裡會有三支射中自己人、白白增加自己的工作量?!你這個名字叫空空腦袋也空空的冥族到底有沒有在對準?!蛤?! 噢還有那個音樂家初夏……一開始看到那白精靈特有的清秀樣貌還讓自己害羞了一陣,結果開打後……他在做什麼他根本什麼都沒有做!中間一度滅團還在一旁談起了哀婉的葬曲……葬你個頭啊葬! 比較正常的是同隊的另一名血精靈祭司柚紗,補起來很夠力是個不輸自己的奶媽,但有時候會被奇怪的事物吸引走注意力……到底那個觸手怪有什麼好看的!不要再對它口桀口桀陰笑了你的隊友到底是誰啊!對怪放什麼增益啊!   「給我等一下!」 「怎麼啦小葉葉?」 誰是小葉葉我叫千葉!他覺得自己難得波濤的情緒現在十分洶湧,想殺人。「我說你們,為什麼不找個坦?」有補有AE照理來說應該找個坦,為什麼要另外找個補職然後把我氣得要死呢?! 「找過啊,不過沒用。」空空很努力的從KICHIKU身上拔下(自己的)箭矢回收。「我們也找過幾次,之後就沒有坦肯跟我們組隊了。」   …… 聲名狼藉是吧……   跟團跟這麼久,他第一次了解誤上賊船是怎麼回事、又是怎樣的悲憤。 如果不是因為天生的責任感,他真想馬上退隊走人。   好不容易一路爆怪推王把副本全走完,正急著想退隊落跑,卻被空空跟柚紗兩人一邊一個輕鬆一架──「喔耶拓荒成功!小葉葉走吧我們去喝酒!」   什麼喝酒啊誰要跟你們去喝酒────────   抗議駁回、反對無效,他就這麼被架到酒館去。而從沒喝過酒的他,在被這幾個神經病灌了幾杯後,也終於知道自己的酒量有多差。 最後他只記得自己也跟著喝醉,跟著那幾個人一起在酒館發瘋歌舞,完全顛覆他以往冷靜淡漠的形象。     從此他跟這幾個人結下不解之緣。     明明每次都決定下次再也不要和他們一起去開什麼推王AE團,最後卻總會莫名其妙的把王推倒後去酒館大肆狂歡。越來越熟稔、越來越百無禁忌,甚至自己打破原則,多次使用治療火焰把這些不聽話又失控的傢伙燙得哇哇叫──但他們就是會在哀嚎一陣後又黏回來,然後拉著自己說接下來要去推哪裡的王好。   一群怪傢伙。 而且是超瘋狂的怪傢伙。   但他卻和這群怪傢伙成了好友,甚至最後還和他們一起創了公會。 ……而且,還是沒有坦。     「小葉在想什麼?」 「……我在省思我的人生。」 「欸?」   自從認識他們後,本來回歸平靜了的生活又不再平靜,想要淡泊的願望好像又被丟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找不回來。 他只是想平靜的過日子啊,為什麼他的人生總是這麼不對勁呢?   「……老天爺真的很跟我過不去。」 「欸?欸欸?!小葉你哪裡想不開了嗎?!不要啊我以後射擊會盡量對準阿KI不會再不小心射到你了,你冷靜啊~~~」   ……   「最讓我無法冷靜的人是你!」抄起法杖狠狠貓下去。「不要再增加公會人員的修裝費了!你那個爛準頭就不能練好一點嗎?!」 「啊啊啊小葉好可怕───────」     唉,到底什麼時候能過平順平淡不動氣的好日子呢? ……別跟他說不可能,他早就知道了。         【END】             孽緣的結起。(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