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11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露普】終究沒人留下

            他站在冰雪的另一頭,看著每一個人離開。 姊姊、部屬國、妹妹、基爾伯特。 一個個走了,連回頭都沒有。   當初的強取豪奪與壯大,和現在相比就像夢。   曾經、他以為,他什麼都有。直到現在,他才真實發現,他什麼都沒有。   溫暖的陽光、溫柔的人,擁抱、微笑-- 都不是他的、都是假的、都是奢求、都是妄想。   只剩下逐日破敗的大房,還有空蕩蕩的床。     手指輕劃過床單,與歷史悠久的他不同,床單乾淨新穎,明顯是前陣子才剛換過。   但他還記得那一萬多個日子裡,他是怎麼在這裡狠狠壓制那個眼睛燒的像火、脾氣也像火的國家。無論是糾纏擁抱還是吵架揮拳,或是他們最常在這裡的形式--所謂性愛。     攪扭起床單,那摺痕就像是基爾伯特不甘的憤怒;僕人忽略的少許汙漬,像他們激烈爭執後留下的血;溫暖滑柔的觸感,像羽毛像夢,像是、像是-- 像是很久以前很久以後,他們少數的溫存愛撫與擁抱。     「…你幸福嗎?」   如果喜歡一個人應該會希望他幸福才是。 無論那幸福是否是自己給予。   「但我希望你不幸。」   你的微笑與快樂只能由我給予,即使我給的從來不是這個。   「我詛咒你,在離開我後,永遠、永遠、永遠……」     『--那麼,本大爺走了啊。』   豔陽下那人並沒有笑得輕鬆,但明顯是愉快與期待的。對東方的家、對東方的親人──對東方的弟弟,如此想念如此期待。 即使是這樣壓抑的愉快他也不曾在這見過,直到此刻。   於是他一時忘了抓住抬腳飛奔越過圍牆的人,只是傻愣著看著那緊緊的、因相聚而喜悅的擁抱,任憑心痛卻忘了告訴他、甚或是求他。   『留下來,基爾,』近乎懇求,『求你!』 不要走!   但只剩破碎如夢囈的低泣,與結冰的淚一同凝結。   所有的、所有的、他所有的,全數終結,在那一日。     「……永遠,不會幸福。」   他笑了,嘴角牽引的扭曲難看,手上緊抱的向日葵瞬間枯萎化沙,成就一地狼藉。   陪我一起不幸吧,基爾,這樣就像我們兩個人還在一起一樣。 於是血淚滑下。         【END】             前陣子發現自己被人背叛了 於是心境就西伯利亞了(什麼?) 覺得在一片冰寒中看著人走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為什麼伊凡就必須忍受這些呢? ……所謂移情作用就是這麼回事吧XDDDD" 當然這詛咒未來不會實現因為我是露普派,阿普會回來的。(啥?) 只是,我等的人,我想是不會回來了。   渾蛋,我詛咒你不幸。 (這是對現實上某個欺騙我的傢伙的詛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