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4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塚不二】再愛我一次,好不好?

是手塚提出的分手。 不二的表情,只是震驚了一下下,立刻回復笑容         苦笑────‧‧ 「我…可不可以知道理由……?」 「……」微微蹙起眉,那是思考的徵兆,也是為難的暗示。 「…算了,沒關係,如果你不想說……」 該說自己蠢嗎?即使被拋棄,他還是… 不忍心看他顯的為難 「那,手塚,」分手後,「國光」二字恐怕已不能再叫。「再抱我一次,好不好?」 黑沉的瞳眸看著那片冰藍裡頭,盛著壓不住的痛。 大腦來不及阻止,手已經圈上不二纖細瘦削的身影。 享受著這最後的溫暖,品嚐的心底最深的痛,在這自虐的幸福中,不二沒哭。      ──聽說心痛到某種程度,就會哭不出來。    ──我心已死,怎麼哭的出? 「我愛你,國光……」 「我也…」突然,險險的煞住,手塚懊惱自己的不堅定。 既然都要分手了,為什麼還要戀戀不捨! 「不二,你該叫我手塚。」 話雖如此,雙臂卻不知不覺的加重力道,渴望記住他的身形、記住他的體溫,也害怕他會抬頭,用那對讀的出自己心底情緒的藍眼,看出自己的…不捨得與愛戀。 身體一震,不二眼中蓄淚,仍舊沒有流下。 「抱歉,是我疏忽了…手塚。」 心被絞緊了,將近三年的相處,他太懂太懂不二聲音裡隱藏的痛楚。 「再見,手塚。」 不能哭、不能流淚,不二自行離開手塚的懷抱,他怕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不二…」 「放心,我不會退出網球社,也不會退出校隊。」 一句話,堵住了手塚的口,堵的他啞口無言。 他不是要這樣說的… 但這樣也好吧?就讓不二以為,他是這麼無情…… 雙手緊握又放鬆、放鬆又緊握。 「周助,對不起……」 畢業後,手塚奔向國外,走進了網球生涯。 不二則繼續待在日本,完成學業。 兩人都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想念對方 不二以為,手塚對他沒有任何感情了,恐怕…不會再想念他了吧? 手塚猜想,不二應該恨透了他的無情,恐怕…不會去記得自己吧? 兩年後,越前龍馬畢業,走向手塚現在在的國家--英國。 「我搞不懂你耶,小不點!隊長他那麼努力的培育你,就是要讓你活在自己的光芒下,而不是走在別人的陰影下,為什麼你一定要走他走過的路呢?」菊丸和大石感情依舊甜蜜的靠在一起。 「我不是要走他走過的路。」即使過了兩年的時間,龍馬的眼神仍是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囂張。「我是要去找他,並且打敗他!」 前來送行的不二,在聽到菊丸與越前的談論後,臉色微黯。 國光…越前要去找你了呢 感覺起來,好像只有我,是離你越來越遠了… 「不二學長。」 「嗯?啊?」被越前嚇了一跳,不二不解的看著他。 「你有沒有話要對隊長說的?」 一句話,定住了所有人的動作。 「有沒有什麼話要對隊長說的?」 有,當然有,而且很多。 但是,他說不出口。 「不二學長,如果我把隊長搶過來,你會生氣嗎?」 又是一句話,震傻了在場的所有人 尤其是不二,與… 「越前!你在說什麼!」 桃城用力的抓住越前的手,大吼。 「你聽到啦!」不耐的甩開桃城,故意忽略他受傷的神情。「搞不好我可以遇到隊長呢!有一句話不是說『日久生情』來著……」 咦?怎麼沒聲音啦? 哦~~原來唷~~ 不過兩位…不是我要說… 這裡是飛機場耶…接吻不好吧……||||||b 一直到兩人分開了點,龍馬仍是一副呆滯樣。 「龍馬…?」 「渾、渾蛋阿武!這裡是機場耶!!」 「我管不著了!說,剛才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笨!當然是假的啦!我是要拐不二學長耶!你這笨蛋!!」 看著飛機飛去,不二微微一笑。 『不二學長,我不認為隊長不愛你了,因為他跟阿武一樣,是個笨蛋。你只是沒把他的真心逼出來而已。』臉色仍有些緋紅。『你看,我輕輕鬆鬆的就把阿武的心意給逼出來了;雖然隊長比較難搞,但你那麼聰明,一定有辦法的!』 『…越前。』 『嗯?』 『等時間幫我告訴國光…我要結婚了,要他來參加我的婚禮…一定要!』 『啊?』先是一愣,小豹隨即揚起了解的微笑。『喔~~是!』 三年後…… 在越前的監視下,手塚向球隊請了假,好去參加不二的婚禮。 坐的並不是奔往日本的班機,而是荷蘭。 『有什麼辦法?日本對同性戀是很歧視的,別說婚禮,連交往都要碎碎唸個沒完,只好到荷蘭,至少那裡可以結婚。』 『同性戀?你是說,不二他…』 『是,他愛上一個男的了!』 一下機,越前和桃城立刻來一個火辣辣的法國式KISS以慰相思之苦,讓身旁的人們都傻了眼。 大石和菊丸等在那,討論要不要順便在這結婚算了。 乾在越前出國後不久,終於將彆扭的小蛇追上手,兩人現在也是甜蜜的緊。 河村手上帶著一大包祝賀壽司,身旁是同樣笑的靦腆的未婚妻(唯一的正常對…||||b) 「…不二呢?」 「他啊?他在忙著婚禮的事呢!所以不能接機。」 忙著婚禮的事? 也對,畢竟他…可是主角呢… 「不過我怎麼樣也沒想到,不二居然會和觀月結婚呢!」 「隊長,你還記得觀月嗎?就是當初被不二學長打敗的那個……」 身旁再度聚集了昔日隊友 但是,卻沒有他 手塚臉色變的更冷了…… 在進入會場的前一刻… 「啊,各位,這是喜帖,可別弄掉了!沒喜帖是不准進去的!」 接過乾手中那大紅色喜帖,封面寫著「不二、觀月誠摯邀請您」…等字,他已經沒勇氣翻開它了。 「啊!各位!你們來啦?」 一個中性的嗓音傳來,手塚驚愕的抬眼。 是不二! 他還是那麼的纖細瘦弱、還是那麼的…好看 今日的他,卻要結婚了…… 心,又被狠狠的絞痛。 手塚!終於見到他了! 還是很英俊…記憶中的臉龐如今清晰的呈現在眼前。 身高似乎又拉長了…氣死人!怎麼好像怎麼長都高不過他! 臉上那一份冷漠仍舊凍的嚇人…或者比以前更多幾分? 不二的心,又開始快速的跳動著。 「不二,恭喜你啊!」 「哇!身旁就是新娘子吧?」 「什麼新娘子!我是男的、男的!」 「啊哈哈哈~~~觀月,你好啊!啊哈哈哈~~~~~~~~~~~~~~」 「再笑!小心我塞一顆網球到你嘴巴裡!!!」 「噗噗哇哈哈哈──────!!!!」 「初,你招呼他們一下吧!」 「嘖!走啦!再不進場就滾出去!」 「哈哈,好啦!走吧走吧~~~~~~~~」 看著眼前的不二,手塚努力維持鎮定。「恭…喜你了,不二。」 「是啊…初是個好人,我很高興。」 「……」 「手塚,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 「當初,為什麼和我分手?」冰藍色的瞳眸睜開了,裡頭載著疑問不解。「為什麼?」 「…你都要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問我這個問題?」 「我只是想知道,我…不想心裡有這個疙瘩。」 「…因為我害怕。」 那時,為了治療自己的手,他前往德國治療。 在治療過程中,他認識了很多網球能手,他渴望能夠和更多人交手!為了這個理想,他很清楚,他非出國不可。 而出國,就必須要和自己最深愛的人--不二周助分開。 小別幾月就嘗到痛不欲生的相思苦,更何況要是自己真往國外發展,兩人將會多久沒見面?一年?兩年?還是不止? 他不要周助這樣子等他,他也不要自己這樣子痛苦,所以,他很消極的選擇分手。 怎麼也沒想到,這五年來,思念的痛苦卻總是纏繞著他,揮之不去。 「…所以,你跟我分手?」 「是。」 「天哪,手塚國光,你…真是個大笨蛋!」 「……」 半掩著臉,不二哽咽著聲音,笑著。 「手塚,再抱我一次好不好?」 彷彿著了魔,手塚緊摟著那睽違五年的人兒。 「再吻我一次,好不好?」 不行、不行! 即使腦裡的警告聲越來越大,手塚還是吻住了不二。 就讓自己再做一下夢也好。 「國光…再愛我一次,好不好?」 「…別胡說八道了,你都是要結婚的人了…」 緊緊的盯著手塚,眼裡有著哀愁。「再愛我一次,好不好?」 深深的,歎息了。 「我不會再愛你一次…」用力的擁緊不二。「我…即使分手,我都沒有停止愛你……」 不二的眼中蓄淚了 緩緩流下了 替五年前那個冬天的自己 「走吧,手塚,婚禮要開始了。」 「嗯……」 進了婚禮會場,不二裕太立即衝向二人。 「哥!你跑去哪啦你!」 「呵呵~~抱歉,我有點事……」 「天哪~~你快點去換裝啦!時間快到了耶!」用力的推著不二。 「唉呀,你那麼緊張幹嘛?」 「廢話!結婚可是大事耶!!可以不緊張嗎!!」 「啊,手塚,校隊在那邊,你自己過去坐吧。」伸手一指,可以看見其餘隊友都在那邊興奮的聊著。 「天哪!哥~~~你快點啦~~~~~~~你別害死我~~~~~~~~~~~~」 「好啦好啦,這不就在走了嗎……」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今天這一對璧人是怎麼認識的吧?」身為主婚人的赤澤吉朗,拿著麥克風說著。「他們倆是在一場比賽中認識的!那時對打的兩人,如今卻站在這裡,準備步入禮堂!」 比賽?對打?他怎麼可能會忘? 那時的不二,故意在前五場放水,然後在最後一場…打敗了觀月 那時的不二,是屬於自己的 但如今的不二,卻即將屬於另外一人…… 「現在,就請我們的朋友──觀月、不二兩位進場!」 手塚心底又是一痛。 周助…他最愛的周助,就要離開他,步上禮堂了… 「隊長!你看!他們出來了!」 手塚抬頭…… 只見觀月初及不二裕太,尷尬緊張的進場接受大家的祝福及戲謔性的玩笑。 站在他們身後的,是伴郎不二周助和木更津淳 手塚傻住了 「噗…隊長,你可別恨我啊,是不二學長叫我這樣說的…」 只見一整桌的人都拼命憋笑──是的,大家都參加了這場騙局。 「噗噗…隊長啊,你…哈哈~~~~~~~」 忍不住了,桃城把頭埋進越前肩窩,悶笑不止。 越前也快忍不住了,眨巴著的雙眼沒有囂張,只有濃濃的笑意。 「其實我們也不算有騙你啦,手塚。」連溫文的大石都忍不住笑。「我們從頭到尾都是說『不二』要結婚了,可不是說『青學的』不二啊……」 「嘻嘻~~大不了,你待會等婚禮完畢後處罰我們好了^^」菊喵賴在大石身上,夫妻倆臉上的表情都是戲謔的。 海堂沒有說話,也是彎著嘴角忍笑…天哪!手塚的表情真夠瞧的! 乾則是拿起記事本,把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給記了下來。 河村也在笑,帶著一點點的不好意思。 他的未婚妻只是不解、狐疑的看著他們一群人。 「隊長,好不容易坦誠相見了,可不能再放手了喔!」 「隊長,你可要加油嘿!周助一直都在等你呢!」 「隊長……」 在一桌子令人注目的戲謔歡呼中,手塚看向微笑的不二。 是的,不要放手了…… 「各位,你們還認為我是你們的隊長嗎?」 「啊?」 「婚禮完畢後,繞婚禮會場一百圈。」 「什麼~~~~~~~~~~~~!?」 看著昔日隊友正可憐兮兮的繞著偌大的結婚會場跑,不二調皮的一笑。 「你被我嚇到了嗎?」 「周助,你…」突然停住,手塚發覺不二臉色大變。「…怎麼了?」 「沒有,只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會聽到你,喊我的名字。」 「對不起……」 「不要對不起,國光,我早原諒你了;或者該說,我從來沒有生過你的氣。」 「……」 「國光?」 「……」 「幹什麼這樣看著我?國……!?」 依舊在長跑的越前等人,恰巧看到兩人熱吻的畫面。 偷笑著,卻不敢發出更大的聲音 為了不被多罰一百圈…呵呵~~還是靜靜的欣賞就好! 五年之前的分離,五年中的思念,今日的重逢與…重新相愛。 再愛我一次,好不好? 我不會再愛你一次,因為我從未停止愛你過…… 【END】 第二篇網王文,第二篇塚不二文(笑) 請感謝某邢的洗腦XDDDDD 那時寫完時,還挺不可置信的說:我打了?!我真的打了?!我不是O龍的嗎~~~~~~(←其實正確來說,更偏向完全無節操[毆飛]) 現在回想,幸好我打的是塚不二,我不要什麼O龍啦~~~~~~~(泣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