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08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塚不二】苦

「呃…我說周助…」只見菊丸正以一種名為「咋舌」的表情,看著不二撕開糖包,倒進眼前的紅茶。 「嗯?有事嗎?」嘶~~,只見另一包糖包再度被撕開。 「呃…你已經加很多糖了,夠了吧……」看著如白色瀑布傾瀉的砂糖,菊丸似乎可以聽見它們在喊救命… 「哦?這樣嗎?」拿起茶杯,放置唇邊淺嚐一口…「還是很苦耶。」 第一次了解,什麼叫做嘆為觀止。 「周助,你這樣子胃會生螞蟻啦!」不贊同的搶過不二手中的糖包,順便拿起那杯紅茶試喝。「噗!咳咳咳…甜、甜死人了!!這哪叫苦啊!!」 「會嗎?可我覺得…」 「拜託!周助!你看你的紅茶裡面!!砂糖都融不掉了!!」湯匙在那杯紅茶裡攪一攪,撈起來,只見一大匙糖粉也跟著出現。「倒再多味道也一樣了啦!」 「這樣啊…呵呵呵…可是,我還是覺得好苦啊…」 其實,苦的到底是哪個? 「大石,周助變怪了。」皺皺鼻子,菊丸擔憂的靠在大石身邊。 「怪?怎麼啦?」 「今天我和周助放學後去喝茶,雖然我早就知道他很嗜甜,可是…」 「可是?」 「…大石啊,思念的心情是不是很苦呢?」 「是啊,想見他又見不到、想聽到他也聽不到,是件很難過很痛苦的事…」 「那,隊長跟不二是不是也是這樣?」 「…我想是吧。」 想像著,如果自己與對方──一個自己深愛的人──分開,那會是什麼感覺? 一定是,很痛很痛、很苦很苦… 不敢想像 「吶…大石,雖然這樣很不好,但是…好慶幸喔。」 「是啊…」伸手,大石將菊丸緊緊抱住。「慶幸我們不像他們,必須要分隔兩地……」 瞪著眼前的麵包,不二勉為其難的咬了一口。 果‧然! 「嗚…還是好苦…真不想吃東西,都變難吃了…」 吐吐舌,不二偷偷的將手邊食物擺到一邊 吃不下 不是因為不想吃。 而是不管吃什麼都變了味。 好苦、好酸、好澀 「不二學長,不吃東西不好吧…」 不知何時,越前冒了出來,貓兒般的大眼看著不二手邊的食物。 「對啊對啊,要是不吃東西,身體會受不了的不二學長~~」 一隻手環過越前脖子,桃城也答著腔。 「可是,很難吃嘛…」 「難吃?」伸手拿過不二剛吃過的麵包,桃城想也沒想,就咬了下去。「不會啊~~味道很好耶,還是很好吃啊!」 突然,無限殺氣散發。 「桃‧學‧長,你今天就不要來找我要吃的!!」 用力一甩,把桃城環繞住自己手給甩開。 從他奔離的背影可以看到熊熊嫉妒火燄在燃燒著。 「呃?!」 「桃城,我想你還是趕快去追比較好喔…」 「龍、龍馬─────!!」 好心情的揚起嘴角。 看著這對小情侶邊走邊吵,原本思念的心情稍稍被沖淡。 雖然,在看到桃城用力將越前扯到懷中吻他時,心裡有種失落感。 多久,沒見到你了? 多久,沒感覺到你的體溫、你的懷抱? 想念你的聲音 想念你的吻 想念你偶爾流露出的…惡質,還有笑 想念…好苦啊…… 摸著手中兔子布偶,不二在發呆。 這個兔子布偶,是去年情人節,手塚送他的。 ──聽人說,有人說我「彆扭的嘴巴」很像兔子。所以,送隻兔子給你。 那是手塚的理由。 還記得那時,他微微牽動的嘴角。 雖然有種「背後說別人壞話給知道」了的尷尬,卻很感動。 ──這算是把你送給我嗎? ──可以這麼說。 ──呵呵~~那還真是令我感動呢~~ 感覺,就像昨天。 「吶,手塚…」捉著兔子的兩隻前腳,不二像個小孩般,對著兔子說話。「快點,回來喔…」 「鈴鈴鈴~~~」 突然,一旁的電話響起。 差點沒把沉思的不二給嚇的跳起來。 整理一下思緒,接起電話。 「喂?」 回應他的,是一陣沉默。 「喂?喂?」 怎麼沒聲音? 不會是接到那種無聊整人的電話吧? 「喂?有人在嗎?」 再不出聲,他可是要掛電話了。 「…是我。」 熟悉的低沉嗓音,讓不二整個人一顫。 「…手塚?」 「是的。」 兔子娃娃立刻被不二擁進懷中。 彷彿是想藉由這樣的動作,回溫以往。 「怎麼現在打電話來?晚上十一點了呢!」 「你呢?怎麼不睡?」看著手中的小熊布偶,手塚露出很淡很淡的笑。「明天,上課不是嗎?」 ──既然,你把你自己送給我了,不給個回禮好像不大好意思喔? 拿出一個毛茸茸的小熊布偶,不二的笑容燦爛。 ──喏,我也把我自己,送給你囉~~ 「睡不著…」電話裡的不二輕笑著。「手塚,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也睡不著。」大大的手將熊寶寶的頭壓進懷中。「很想你。」 「呵呵…我也是呢。」搖搖手中的兔子。「我的分身有沒有在你身邊呀?」 「有,我現在就抱著。」 「呵呵~~真的嗎?好高興喔!我現在也抱著手塚兔喔~~」 「那很好。」輕吻了熊布偶一下。「這樣就像我們是在互相擁抱。」還有親吻。 「對啊~~」 在兩人的閒聊下,時間的流逝成了無意義的計算。 因為,不會再在意。 看著眼前的不二在喝了咖啡原汁後,居然還能笑嘻嘻面不改色,菊丸再度傻眼。 前幾天不是才嫌一杯過甜的紅茶苦!?那現在是怎樣!? 「我說…周助…」 「嗯?」依舊微笑,甜的有如抹上蜂蜜。「有事嗎英二?」 「呃…沒有…只是覺得你的心情好像很好喔?」 「嗯?看的出來呀?」 摸摸身邊的背包,不二微微一笑。 一個兔子娃娃,正靜靜的躺在裡面。 因為你,想念是苦的 那幸福呢? 「英二,這家咖啡館的咖啡好甜啊,我們下次再來喝吧~~」 苦著臉嚥下嘴中的苦澀液體。「喔…好……」 呵呵~~看來 幸福是甜的 【END】 那時的心情比較偏向思念系(笑) 感謝那個讓我思念的人,即使他現在讓我覺得有些難過,但因為他,我才寫的出有關感情的文章。 手塚總有天會回來並與不二在一起,而他,是我盼不到的身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