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riangle 76 分部:天城異想
關於部落格
歡迎閣下大駕光臨,敝姓天城,天城異想的分部長身兼SU總公司文書,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 358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桃龍】不只一輩子

瞇起雙眼,越前倚靠在桃城胸膛上 佛羅里達的三月暖陽,烤的每個人都暖烘烘的,也替越前的蒼白臉色添了點紅。 「阿武,卡爾賓呢?」 「在屋裡躲太陽呢,要我抱來給你嗎?」 「嗯。」 小心翼翼的放下越前,桃城起身進屋去捉貓,留下越前獨自一人坐在庭院裡的長椅上,望著天空發著呆。 看白雲朵朵飄過,好靜… 突然,身體裡面起了一陣異樣。 「嗚!?呃……」 劇烈的疼痛突如其來,越前痛苦的抓緊雙臂。 一波波的痛楚,像是浪潮般不斷的襲來,迫使越前拼命的咬住唇瓣。 〝不行!阿武快回來了……〞 冷汗涔涔留下額際,臉色忽輕忽白的轉變著,越前勉強自己忍耐著不發出尖叫;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隨身攜帶的藥罐,吃了好幾顆藥。 五分鐘,整整維持五分鐘的折磨。 終於,結束 緊張的看看身後──還沒回來!再急忙將手中的藥罐藏回口袋。 「好險…」鬆了口氣,但越前的臉上卻佈滿苦澀。 「還有四個月…」 「別掙扎啦,卡爾賓,你家主人已經下令,指定要見你啊!」看著手中的毛球拼命踢著短短的四隻小腳,可愛的掙扎著,桃城嘴角牽起一絲微笑。 跟龍馬一個樣呵…真是有其主必有其貓! 「喵~~喵喵~~~~(不要!我不要出去曬太陽!放開我~~)」 「由不得你啦!『兒‧子』!」 「喵喵喵~~~~(誰是你兒子!我才沒你這種老爸!放~~開~~我!!)」 拎著卡爾賓,桃城的手正握上門把準備開門,突然,手頓了一下。 『他的病情很嚴重,癌細胞甚至有擴散的跡象,可能…』 『對不起,真的…無能為力……』 醫生幾個月前的判決,清晰的在耳邊重複播放。 就像是死神的最後通牒 緊緊的,握拳 「我絕對…不會讓他…」 一會後,拳頭鬆開,恢復以往的表情推門出去。 「哪,龍馬,你的卡爾賓。」 「謝謝你,阿武…啊!!」才剛接過卡爾賓,下一秒就給人打橫抱起,太過突然的振動差點害越前把愛貓失手摔下。「阿武!!!」 「嚇到你啦?對不起呵~~」看著越前雙手緊急揪住自己的衣衫,還要騰出空間抱好卡爾賓,手足無措的模樣讓桃城忍不住笑。 雖然那瘦削的身體很讓自己擔心 「笑什麼!」氣呼呼的捶了桃城一記。「長的高了不起啊!」 將越前抱至胸前坐好。「是很了不起啊~~不然哪有可能像這樣抱著你?」 「哼!還差的遠呢!有辦法就長的比乾學長高啊!」 「比你高就好啦,我又不和毒蛇搶。」 「你…可惡!」 「哈哈~~」 微風輕輕吹過,把兩人的鬥嘴聲吹散 可那風聲,是不是在哭? 「欸,阿武,我們移民回日本,好不好?」再度瞇起眼,越前一臉愛睏的模樣。 是因為藥效嗎?覺得好累…… 「回日本?好啊,什麼時候?」 「越快越好,能的話…現在開始準備吧?」 「要這麼趕嗎?可是你的身體…等你身體好一點再說吧?」 「好一點?」苦笑。「我還可能好一點嗎?」 『即使做化療,康復的可能性也很低…恐怕只能維持生命而已,並不能夠…』 『那,如果做化療的話,我能活多久?如果沒做,又能活多久?』 『有做的話,大約一年,沒做的話…最多半年吧。』 「別這樣詛咒自己,你會好的!」 不承認、不接受 桃城全力抵禦這個會撕裂他的壞消息 「阿武…」 「我絕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決不!!」 擁著越前的手緊緊圈抱著,訴說出他的決心。 我,絕不會任由死神搶走你!!決不!!!! 【一個月後,日本境內機場】 「阿桃~~小不點~~我好想你們唷~~~~」 即使已經25歲,菊丸仍舊保有以往的活潑個性,一看到越前,就立刻來一個超級大飛撲~~~ 只是,中途給桃城擋下了 「阿桃?」 「對不起,菊丸學長,龍馬他身體不大舒服,所以…」 「咦?小不點生病了嗎??」 「嗯…這個…」 「我才不是小不點…我已經有170了!」 「哈哈!可是還是比我矮啊!」(←178cm[長高7cm]) 「…呿……」 看到越前彷彿回到昔日的12歲,與菊丸鬥著嘴,桃城放心的笑了。 看來,帶龍馬回來果然是正確的。 「桃城,好久不見。」 「是啊,不二學長。」看了蜜色身影旁的人一眼。「手塚隊…學長,你也回來了啊?」 「回來了。」冷然的面孔透露著關切。「越前他…」 「學長,等我們回去,我會告訴你們的…龍馬他現在很累,需要休息。」 聽出桃城的聲音是那麼的無力與痛楚,不二手塚悚然一驚。 誰也沒想到,這是越前最後一次進飛機場…… 「血癌!?」 「小聲點,英二!越前在睡覺啊!」 「啊,對不起…」 在越前睽違了四年的家裡,昔日校隊們圍了一圈坐在亂七八糟的地板上。 「什麼時候的事?」 「去年冬天發病。」放下杯子,手…是顫抖的。「就在他生日晚上…聖誕夜那天……」 沉默 「為什麼不做化療?做化療應該可以…」 無奈一笑。「沒用的,河村學長。做化療很痛苦…如果可以活下去也就值得了,但醫生說已經末期,化療也只是延長生命而已,所以龍馬決定要回來。」聲音哽咽了。「他說,就算要死,死在這也是好……」 「喵~~」蹭了蹭桃城,卡爾賓圓滾滾的貓眼也充滿了哀傷。 每一個人都說不出話來 八年前,他們一群人送著才剛畢業的越前和決定與越前廝守的桃城出國。 才八年,怎麼就變成這樣? 「…他還有多少時間?」乾打破了沉默,問出了大家最想知道、也最恐懼的疑問。 「當時發病時,醫生說不做化療的話,差不多半年。」 「!?那不就只剩下───」 「───三個月不到!?」 「是。」 「他現在要是發作起來就會很痛苦,必須要吃嗎啡來抑止疼痛。但是那藥你們也知道不能吃多,所以…他現在……」 茶杯內的冷茶徒留苦澀 之前的茶香早已煙消雲散 喝下去,卻不覺得苦 這苦,哪比的上心理上的苦?心理上的痛? 睜開眼,就看到桃城坐在床邊,緊握著自己的手。 也不知道他維持那樣的姿勢有多久了。 「阿武…」聲音有些沙啞,喉嚨乾乾的。 「醒了?」笑了笑,剛才的恐懼一掃而空。「要不要喝水?」 「嗯…」讓著桃城把自己扶坐起來,看到卡爾賓正緊挨著自己身邊睡覺。「學長他們…走了?」 「是啊,大家都走了。今天幸好有他們呢~~不然我想我們家大概還要一段時間才能整理好…」 看了看天外的景色…很暗。「現在幾點?」 「我看看喔…凌晨一點了,來。」杯子抵在越前唇邊,就要餵越前。 但是,越前只是盯著他。 「…你爲什麼不睡?」 「我睡不著,有時差。來,快點喝水。」 「你少唬我,你哪來的時差!當初你去美國時都沒…唔!?」 桃城的唇壓了上來,堵住越前的質問。 清涼的水流順著喉嚨滑進。 「哪,喝了水,喉嚨有沒有比較舒服?」 「…死阿武……」 「呵呵~~快喝吧!不然你…嗯?」 推開杯子,越前攬上桃城的後頸。「再一次。」 喉嚨緊窒了起來。「龍馬,你…」 「吻我,阿武。」眼神很挑逗。「抱我。」 「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抱我!」話剛說完,越前自動吻上了桃城。 回吻著越前,輕輕嚙咬他的脣。 「你這傢伙,我怕你身體會承受不住才死命撐住,你居然…」 「誘惑你嗎?」輕笑,聲音挑逗、笑容挑逗,手也開始不安分的往下移動…「還是你不行?」 炸彈,爆炸了 深紫色的眼眸灼燒起來,緊盯著那墨綠色的貓瞳。 越前被桃城這樣的眼神給鎖緊了,他覺得渾身燥熱… 「你完了。」 將床上的卡爾賓抓出房間,不顧牠喵聲抗議的關上門。 「在我飆夠之前,你都別想睡了!」在褪下越前身上的衣物時,桃城撂下宣言。 呼吸加速、體溫升高,越前體內的火在桃城的吻與愛撫下被撩撥。 用彼此的溫暖,確認對方與自己的存在。 三個月的倒數、吞噬生命的血癌;一切皆拋至腦後,暫時遺忘… 一場激情,直到天空開始泛白才落幕。 在越前汗溼的瀏海上印下一吻。 「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伸手拉下桃城的頭,輕啄了桃城的唇。 「睡吧,好好休息,要是學長他們來了才有力氣跟他們玩。」 「知道了…」其實越前早就體力不支了,將自己埋入桃城懷中後,便沉沉睡去。 桃城雙手輕輕使力,使兩人赤裸的身體更加貼合。 苦澀的安慰自己 至少現在,他們仍是彼此擁有…… 自從桃城越前回來後,因為怕桃城去上班時越前會寂寞,不二、菊丸、海堂幾個人總是會來陪著他。 四個人就這樣子聊聊玩玩,總是能耗掉一整天的悠閒時間,直到各家老公前來抓人為止。 在大家的陪伴下,越前的心情總是保持愉悅,臉色也越來越好。 看在眼底,桃城的心裡在度升起了希望。 也許…並不是全然沒有完全康復的可能… 這樣的悠閒日子,一直到一個月後的某一天… 「小不點,你看你看!最近新開了一家遊樂場耶!好像很好玩的樣子,要不要去玩?」 「嗯…好啊!那要什麼時候呢?」 「嗯…這個周末我和秀一郎都有空喔!不二、海堂,你們呢?」 「我和國光都沒事。」 「…這禮拜沒有採集…可以吧我想。」 「那就這個禮拜吧!好棒喔~~~~~」 看著菊丸興奮的直跳直叫,越前也笑了。 突然… 眼前的一切彷彿都在搖晃,光線也似乎變的昏暗 奇怪,爲什麼身體沒有力氣? 感覺到越前不對,不二疑惑的叫喚著。「…越前?」 不二學長的聲音變的好遙遠…好遙遠… 「碰!!」 「越前!!!!!」 接到越前昏倒的消息,桃城拼了命的趕到醫院。 「他、他就這樣突然昏倒,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桃城!你快點來吧!我們很害怕…」 不二急促的聲音,勾起了桃城的恐懼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他們不能就這樣把龍馬帶走!! 不能在他以為一切都可轉圜時…… 奔到加護病房門口前,桃城看到不二、菊丸、海堂三個人正焦急的盼望著。 「阿桃!」菊丸一看到桃城,緊張的跑了過來。「你終於來了!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越前他突然昏倒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然後…」 手塚、乾、大石也都趕來了。 看見菊丸不二已經開始語無倫次,手塚急忙先打斷兩人。「周助、菊丸,你們不要激動!讓海堂說吧!」 「我們正在聊天的時候,越前突然變的有點奇怪,然後他就昏了過去,被我們緊急送醫。」即使也很恐慌,海堂卻還是冷靜的說完大概。 「怎麼會這樣?」大石一邊安撫著亂成一團的菊丸,一邊發出詢問。 「我不知道…不知道…」 瞪著加護病房,桃城的眼神空洞。 去年…也是這樣。 突然昏倒,令人措手不及,然後… 「桃城!桃城!!」 「…啊?」驚醒,桃城看著菊丸。「龍馬他怎麼樣了!」 「醫生說…越前醒了…」菊丸的眼眶紅紅的,聲音也有點哽咽。「你要不要進去看看他…?」 「還有…醫生叫我們…要有心理準備…」大石拍了拍桃城的肩膀,難過的說著。「對不起,桃城…越前好像……」 「我進去看他。」幾近是面無表情的,走進病房。 一進病房,就看到越前虛弱的對他微笑。「阿武。」 「龍馬…」伸出顫抖的手,擁住眼前的人。眼淚輕輕的,滑落。 什麼時候,你的身體如此瘦弱不堪? 「不要哭…阿武…不要哭啊…」手緊緊的抓住桃城胸前的衣衫,堅強的他如今再也忍不住脆弱。「嗚…」 為什麼總是這樣? 總是在有希望時…奪走所有? 有了希望…再跌到絕望… 更重、更痛…… 在那次發病後,越前身體的疼痛加劇,吃的嗎啡劑量也越來越多;因為藥效,越前幾乎一天有16個小時都在睡覺。 看著越前痛苦時的掙扎、睡覺時幾乎感覺不到的細微呼吸,桃城心裡越來越恐懼。 從來沒有這樣…深深的恐懼著 恐懼著失去你…… 手塚等人現在幾乎每天都會來,早上由菊丸等三人陪著越前,晚上則大家聚在一塊吃飯聊天。 每個人心裡都有數,只想在越前離去前…多陪陪他。 就這樣子,痛苦的日子又過了一個月 才剛醒來,桃城居然看見越前正坐在窗邊,看著窗外。 「…龍馬?」不敢置信的叫出聲音。「龍馬你…」 「啊,阿武,你醒啦?」綻開了一抹燦爛的笑。「阿武,我今天精神很好呢!我們約手塚部長他們出去玩,好不好?」 的確,今天的越前特別有精神,甚至可以自己走到窗邊坐著。 看到這樣的他,桃城心底卻升起陣陣不詳預感。 但是,他拒絕相信 他寧可認為那是康復的跡象。「嗯,好啊!我去打電話吧!」 看到越前居然精神奕奕的站在門口等他們,大家不約而同的掉了下巴。 「越前,你……!?」 「我?我怎麼了?我不該站在大家面前嗎?」 「不、不是!只是…」 「菊丸學長,你上次不是跟我說要去那家新開的遊樂園嗎?我今天精神不錯,我們趕快去玩吧?」 「啊?嗯!好啊!!」 是默契嗎? 大家不敢過問、不敢深思 深怕仔細探究後,會是怎樣的可怕事實 「啊啊~~小不點!!我們去玩那個那個!!!」 「手塚學長、不二學長~~快點~~~~~~~~」 「啊!菊丸學長你居然偷吃我的麵包!!」 「阿桃好小氣啊~~~你手中還有那麼多個!我拿個幾個又沒關係~~~~~~~」 「乾,你覺得這個好玩嗎?」 「…根據數據…」 「呃!?當我沒問吧!」 「毒蛇,你做什麼默不吭聲啊?玩這個就是要有聲音才好玩啊!」 「…誰像你那麼膽小…」 「你說什麼!!」 「國光,這個很好吃啊…吃吃看!」 「…嗯,不錯。」 玩的瘋了,一群人彷彿回到很久以前,大家都還只是十幾歲少年的時候。 一身的精力似乎在埋藏許久後,重新爆發出來。 一直玩到晚上… 晚上, 18:55 pm 「啊!聽說今天會放煙火耶!!真好運!!」 「真的啊?這麼巧?」 靠在桃城身邊,越前有些疲累。 不,不只有些… 「龍馬?累了是不是?要不要坐一下?」 「嗯,好。」 順從的讓桃城把自己扶到長椅上坐下,同時拉了桃城一下。「你也坐啊。」 「好。」 晚上, 18:57 pm 「英二,是幾點會放煙火啊?」 「嗯…單子上說是七點整!!」 呼吸似乎有些不順,越前喘著氣。 「…龍馬?」 「沒…沒事,只是有點…有點喘……」 「這樣啊?」輕拍越前的背,動作小心溫柔。「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嗯……」 晚上, 18:59 pm 「還有一分鐘喔!!」 「好期待喔~~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煙火呢,對不對,國光?」 「嗯。」 「阿、阿武…」輕輕的,揪緊桃城的衣領,努力不讓聲音洩露出異樣。「愛我一輩子,好不好?」 「笨龍馬!」笑了起來,攬上越前的肩膀。「愛你生生世世,好不好?」 閉上眼,越前笑了。「好。」 「最後倒數10秒鐘!!10、9、8、7、6、5、4…」 〝阿武,對不起…〞 「3、2…」 〝我愛你───‧‧〞 「1…時間到!!」 咻────── 美麗的煙火衝上天空,然後… 砰!!!!! 炸開了 炫目的煙花,一閃一閃的落了下來。 「哇哇哇哇哇──────好棒唷!!!!!」指著天空,菊丸興奮的大叫著。 「好漂亮啊!!」 「好美啊!!!」 看著煙火,桃城笑著低頭。 「龍馬,快看!煙火好…美…?」 他所看到的,不是興奮的墨綠色瞳眸。 再也不會睜開了的眼睛,永遠閉上。 手仍緊緊的抓住桃城;蒼白的臉上,眼角有淚,嘴邊卻帶著笑… 「龍馬──────────────────────────!!!!!」 越前的葬禮舉行完了,桃城卻崩潰了。 不說話、不吃東西,完全的把自己封閉。 不管是誰來勸,都沒有用。 「阿桃,振作一點!」 「桃城,越前不會希望你這樣的!你要為他好好的活下去啊!」 聽到這幾句話,桃城笑了。 那笑容卻比哭還難看。 「學長…你們出去好不好…我想一個人……」 「可是…」 「嗯,好吧,英二,我們出去吧!」 「周助?」 「走吧,英二,我們讓桃城好好想想。」 「喔……」 房間靜了下來,桃城看著牆壁,眼淚又滑了下來。 『桃學長!上學遲到了啦!』 『桃學長!!騎車騎快點吧!!』 『桃學長…你跟那個橘杏很好啊?』 『桃學長,這場比賽你輸定了!』 『如果真不甘心的話,下次打贏不就好了?桃學長真是笨蛋…』 『我喜歡你,你呢?你也喜歡我吧?』 『…阿武…可惡!不准笑啦!!』 『阿武,我要去美國了…』 『我不想跟你分開!爲什麼你不叫我不要去美國!!』 『…你會去不會早說喔!!害我還爲你哭…討厭!!』 『阿武,吻我、抱我!』 『阿武,愛我一輩子,好不好?』 『阿武…我愛你……』 「我也愛你…」眼神接觸到桌上一瓶藥罐,桃城嘴角上揚。「所以,你絕不能扔下我…開什麼玩笑!你怎麼可以拋棄我呢?」 伸出手,將藥罐打開,裡面仍有不少的嗎啡。 一次,全部倒了出來。 「菊丸學長說,要我振作;不二學長說,我要為你而活…可是他們都不知道,沒有你,我哪裡還有活下去的勇氣……?」 一顆、兩顆、三顆 「好難吃啊…龍馬,你怎麼受的了這麼難吃的東西啊?」吐吐舌頭。「不過,聽說吃多了會起幻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話…我還真想見你呢!」 二十顆、二十一顆、二十二顆 「欸…才七天,你應該不會走很遠吧?」 五十顆、五十一顆、五十二顆 「啊,我頭有點暈囉…看來是快跟這世界說再見了吧?我想,卡爾賓菊丸學長會照顧的!應該不用擔心的…」 八十八顆、八十九顆… 「匡噹匡噹……」 房內的聲音引起了外面的人的注意,推門進來… 「阿桃!!」 「桃城!!」 大家撲到桃城身邊,緊握住他的手。 「阿桃!你、你做了什麼啊你!!」 手塚瞥了旁邊的藥罐一眼,驚愕。「…他吃了嗎啡…吃了那麼多…沒救了……」 「不會吧!!桃城!!你怎麼可以……」 勉強睜開眼,桃城費力的吐出聲音。「學長…」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活下去…」 「你不要再說話了!不要再說話了!!」 「快叫救護車啊!快點!!」 「不、不用了…」 「拜託你們…幫我…讓我跟龍馬…不要分開…」 眼前的一切逐漸暗了下來,桃城微笑。 和越前一樣的笑容。 「學長…卡爾賓,就拜託你們了……」 然後,手鬆掉 他可得去抓住另外一雙手啊…… 「桃城─────────────────────!!!」 『欸?!你怎麼來了?』 『我說過,我絕不會讓你離開我的不是嗎?我啊,要愛你生生世世!』 『…笨蛋…』 愛你,不只一輩子 愛你,生生世世… 【END】 第二篇桃龍(如果是以桃龍桃來計算的話是第三篇ˇ[炸]) 當時心情是怎麼樣我也不清楚,應該說已經記不起來了吧? 總之~~寫完之後,我自己也在哭(抖抖) 尤其寫到龍馬快死的那段,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遠) 所以,再也不寫桃龍網王(尤其是桃龍)悲文了啦~~~~~>"< 耍黑就好了ˇ(踹到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